快捷导航
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
没有帐号?注册

十五、装聋作哑
可惜汤老师并没像想象中那样歇斯底里,而是一如既往地抱着双臂,门神一样地立在门口,看同学收作业。
高雨涵紧张地观察汤老师的表情,不知道汤老师在打什么主意。是打算把她叫到办公室呢,还是直接给爸爸打电话。
可是,汤老师的脸上实在看不出动静,该上课的时候上课,下了课就走人,上午过去了,他一个字也没提这件事情。
高雨涵坐立不安了一上午,却没等来预想中的待遇,实在是度日如年。整个下午她魂不守舍地坐在教室里,对着门口望眼欲穿,等着汤老师出现。
直到放学,汤老师也没现身,高雨涵又开始怀疑汤老师是不是去了家里找家长。
回家以后她对着爸爸察言观色,却发现一切正常全无异状。最后她得出一结论,帖子是昨晚发的,他一定是还没看到。
第三天,还是什么也没发生。
到第四天,班上每个人都到贴吧里拜读过了她的言论,她觉得汤老师在班上眼线那么多,没有理由不知道。
但为什么汤老师还是没来找她?她不知道汤老师是城府较深还是等待时机,但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高雨涵一天天地局促不安。她讨厌这种长时间的猜测与等待,她宁愿罚站请家长,只要给个痛快的。
但是汤老师却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唯一的区别是,汤老师好像和她说话的时候更客气,原来有些可能被批评的小事,老师也好像忘记了。
老师什么时候才会做回应呢?

汤老师在班上确实有眼线。
在郭一航四处传播高雨涵神贴的那天晚上,汤老师就已经收到了线报。
汤老师对班级宣称不接受告密,但私底下他也没傻到拒绝线人。
在他看来,喜欢向老师反映情况的学生有两种,一种是出于正义感或是责任感,希望老师能纠正不合理现象;另一种是在家里或是在小学养成了打小报告的习惯,从揭发别人中找到快感。
对于前一种人,汤老师欣赏,还在班干部会上说过这个话题。他说,有些班干部因为怕同学说闲话,从来不反映班级的情况,其实下情上达,与老师保持沟通应该是班干部的职责。
对于后一种人,汤老师也有对付的办法。
汤老师宣布了这样一个原则,就是任何值得处理的班务,如果不是通过公开渠道获取的,就一律不处理。
你要来讲,我不反对——了解情况总比被蒙在鼓里好。但我如何处理这些信息,却体现出老师的水平。
对于爱打小报告的人来说,告了状老师又不会有反应,自然提不起兴致。没有了告密的土壤,播种的自然绝了迹。
明明获知了一件违纪的事情却不处理,也许对于有些老师而言实在难以按捺,但汤老师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在他看来,每天小屁孩们都会犯许多错误,多数都不会被大人发现或处理,所以偶尔添上一件不处理,也无伤大雅。
他更看重的是小屁孩们要有健全的人格。
为什么有些成年人会鼓励小孩子告密呢?
也许在人类历史上,告密从来都是传统,远的像希律王的密探,近的像水门事件的深喉。中国历史上也不缺乏对告密的鼓励,从周厉王到朱元璋。
但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这些影响都比不上文革。那些在文革中活跃过的人们,现在是爷爷和奶奶;那些在文革中出生的人们,有的正是眼前这批孩子的父母和老师。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却把印迹化作习惯和意识,无声无息地留在很多人的心头,久久不肯消失。
汤老师不愿孩子们变成特务和告密者。
所以尽管知道了这事,他也装聋作哑。
点赞

十六、曲线救国
下一天的中午,汤老师在办公室里煞有兴味地刷新了一下高雨涵的神贴,看看下面更新的评论。
看贴的人不少,回帖的却不多。不认识汤老师的学生,对这帖子基本不感兴趣;认识汤老师的学生,感兴趣却都不回复。
汤老师刷了两下,自己觉得有些好笑。教了这么多年书,对自己早该有了认识,明明知道别人的毁誉没什么意义,却还念念不舍地去关心一个小女孩说了自己什么。
看看到了午睡得时间,他起身去教室巡视一圈,顺便关注一下张苇今天还会不会出来自言自语。
走出办公室,他就听到远远地传来一阵喧闹,是从(10)班传来的,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很突兀。
汤老师将脸趴在(10)班的小窗上,看见里面一片载歌载舞,唱歌的、致辞的、还有追着涂抹奶油的。吴淼也在教室一角,脸上糊着奶油,正拿着一个小托盘吃蛋糕。
看来是哪个学生过生日,汤老师想。气氛还是蛮欢乐的,要是能换个时间久更好了。
隔壁的(11)班好像很安静,但汤老师路过的时候,听到里边传出“嗡嗡”声。
声音很小,被隔壁生日派对的欢呼盖住了。汤老师凑近一看,发现付娟还在黑板上讲数学。
此时是午休时间,因为怕吵到其他班,她没有打开平时讲课都要用的扬声器。加上教室门窗紧闭,只能从玻璃的嗡嗡震动中才能感受到,她在不遗余力的讲课。
已经是一点五十分,汤老师看到讲台下的学生个个面有倦容,眼皮打架,就差没有就地卧倒。而讲课的老师强撑病体,仍然顽强战斗。付娟这一周正在咳嗽,汤老师看她讲几句,咳两声,脸涨得通红,不禁心生怜惜。他知道付娟很在意班级的成绩排名,也很欣赏她的努力,可又想对她说,放过学生也是放过自己。
可惜皮小星并不体谅班主任的苦心,他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座位上伸展身体,打了一个地动山摇的哈欠,提醒付娟他早想睡觉了。
汤老师看见付娟咳嗽着走向皮小星,在和他说些什么,皮小星则双手抱在脑后,满不在乎地靠在椅背上。
隔着一层玻璃,汤老师听不清他们的对话,可看付娟的表情,他知道又起了争执。
汤老师暗暗着急,心想,不要这样处理啊——可惜没办法让付娟听到。
别看汤老师力压刘唯彬的时候威风凛凛,可其实在与学生发生矛盾的时候他常常保持回避姿态。他觉得年轻人肝火旺,如果针锋相对,容易激化矛盾,不如等对方情绪冷静之后,再来曲线救国。毕竟目的是解决问题,不是火上浇油。
等他冷静下来,可以旁敲侧击,可以釜底抽薪,消除对方愤怒的源头,自然就发不起火了。
而对于汤老师来讲,发火不过是一种姿态,让学生知道他对当前情况极不满意。
这种姿态出现得越少,效果就越好,所以汤老师其实极少在学生面前发脾气。
而且发脾气还要分对象,他不会对袁凯文这样懂事讲理的发脾气,也不会对高雨涵这样先入为主一根筋的发脾气。至于皮小星,汤老师觉得他缺文化少修养,情绪控制差,容易凭着本能做反应,对他发脾气还不如招安。
皮小星其实心智不成熟,但脑子又不笨。你要强迫他学习他会把你视若仇敌,可你要是对他讲感情,他不会不领情的。
所以呀,汤老师想,发脾气之前还要掂量一下效果才行。
点赞

点赞

有幸拜读,真好!谢谢分享!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赞

谢谢分享啦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赞

十七、心烦的女生
袁凯文是听到同学议论才知道高雨涵的“壮举”,他后知后觉地进贴吧看过之后,心想高雨涵真是没长进。
他觉得高雨涵初一就缺脑子,到了初二还是一样。
高雨涵骂的是别人,却收获袁凯文对自己的鄙视,这是她意想不到的副产品。
而且袁凯文认为,不仅高雨涵缺脑子,和高雨涵玩得好的几个人都缺脑子。
林珮莉就不用说了嘛,连谭欣雅也越来越缺脑子了。
一直以来,谭欣雅热情活泼,是篮球队的啦啦队长,袁凯文对她并不反感。
可是,袁凯文发现,最近谭欣雅老缠着他。
政治课搞活动,谭欣雅明明座位离他很远,非要跟他一组。物理课下了他去找老师问题,谭欣雅也一定要跟来。还有更夸张的——袁凯文报了一个周末的书法班,才去了两次,发现谭欣雅也来了,还总坐他身后,袁凯文觉得烦死了。
有一次,谭欣雅还对其他女生讲:“袁凯文是我的,你们不要跟我抢……”
袁凯文最不喜欢这种风格的女生了。他觉得女生就该有个女生的样,具体描述就是温柔娴淑,端庄得体,像谭欣雅这样的……真是讨厌。
他总是借故躲着谭欣雅,或是谭欣雅来了就板着一张脸,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谭欣雅碰了几次钉子,沮丧了一阵,不再来找他,袁凯文暗自庆幸自己终于可以清净了。

谭欣雅在同学当中也是个争议人物。支持她的同学觉得她是班长,成绩不错,还是个热心肠;但不喜欢她的也不少。
按照袁凯文的观察,陈佳也不太喜欢谭欣雅。
陈佳有个小学同学在(8)班,是个男孩,有时候来教室门口找陈佳,还给她带东西。谭欣雅她们就说,陈佳和那男孩一定有意思。谭欣雅还自告奋勇地说她和(8)班的人很熟,一定帮陈佳加把油。
陈佳叫谭欣雅不要乱想,说那是她书法老师的儿子。老师有时让他转交工具、作品或是传递点口信。但是谭欣雅不信,放学就站在(8)班窗户下面喊那个男孩的名字:“李楠——陈佳喜欢你——”
陈佳恼怒地警告谭欣雅不要再瞎起哄,这是袁凯文唯一一次看见陈佳发火。
有一次语文课上,讨论到各个家庭对乐于助人的看法,汤老师问陈佳,她的家长是什么态度。
陈佳老老实实地说,小学有一次她考差了——就是她考第十名那次,妈妈要她告诉老师,不再承担辅导差生一帮一的任务。妈妈的说法是,自己的稀饭都没吹凉就去吹别人的,真心没脑子。
汤老师问大家怎么看这个说法。
谭欣雅发言:“我觉得这个说法太自私了,帮助别人其实也是快乐自己。比如说那段时间报纸上热议要不要扶起摔倒的老人,我妈妈就教育我,就算可能被讹,照样得扶。”
陈佳没有回应,但一旁的袁凯文看她拿支铅笔在纸上胡乱地画着不规则的线条,知道她不大高兴。
点赞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