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
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分享!
点赞

谢谢分享,帮助很大!!!!
点赞

三、尺子的寿命
张苇担心的情况很快就来了。
这天中午,语文科代表陈佳第一次组织不过关的同学重新听写。张苇准备好了听写本,乖乖地坐到指定的位置。她虽然常常听默写不过关,但还是很听话。
陈佳手捧语文书,战战兢兢地走上讲台,美丽的大眼睛眨个不停,小嘴巴微微地撅着,好像是她自己犯了错误。她小学就最怕管同学。可是,那些爱捣蛋的同学好像总能第一时间发现这一点。多数人都坐好了,可是郭一航和曾育强还在大讲特讲,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陈佳招呼了几次,他们却不买账,陈佳感觉自己在哆嗦,齐耳的短发也跟着颤抖。
为了壮胆,她拿起班上的米尺使劲敲击讲台,鼓起勇气喊:“安静!安静!”
“啪”的一声,木头做的米尺断成了两截。
陈佳顿时傻眼了。
曾育强马上跑到办公室告状:“老师!陈佳把班上新买的米尺敲断了!”
汤老师在几个同学的簇拥下来到现场。陈佳一脸紧张地看着汤老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曾育强在旁边摇晃着脑袋,一脸的幸灾乐祸,仿佛他通知了老师,是这个事件里的大功臣。
汤老师拿起半截断尺,皱着眉,表情看上去很严肃。
张苇看见这情形,赶紧闭上眼睛,在心里面默念:“来了,来了……”
她听见汤老师在问陈佳:“尺子怎么断的?”
“我,我想让他们安静,就在讲台上敲……”
“那尺子断了怎么办?”
张苇感到批评要开始了,她把自己裹进教室的窗帘里,仿佛这样就能和近在咫尺的那个世界隔离。她的心里一直在默念:“神啊,不要责备她!”
听到老师的问题,陈佳的头脑里也嗡的一声,乱作一团,仿佛变得不会思想。她想说赔尺子,但看到汤老师的表情,又怕得不敢出声。她想,汤老师会怎样看这个事情呢?他会不会觉得这个错误很严重呢?他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对我印象不好呢?
其实汤老师选陈佳做科代表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个乖娃娃,但此刻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哆嗦的嘴唇,汤老师又不太满意。
这不是汤老师想要的师生关系。
许多小学生升上初中面对老师时,都是陈佳这种心态。这其中有些自己认识水平的问题,也有些是小学老师的问题。
汤老师许多同事的孩子都在上小学,而且多数都是在这个城市最好的几所小学。他们遇到的小学老师固然有很多出类拔萃的,但让人摇头的也为数不少。
最让同事们反对的一种小学老师,就是容不得孩子或家长有不同的意见,只要是本老师说的,就一个字不得更改,必须严格执行。
越是这种老师,水平越不如善于接受意见的老师。但有时候家长和孩子明明看出了这老师的错误,却不得不向这种专制低头,毕竟孩子还小,以这种老师的境界,得罪了她还不知道要吃什么亏呢……
这种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学生,把老师当皇帝,以听话为主要行为方式,以不越雷池一步为行为准则。
汤老师想,这心态是种病,得治。
陈佳见汤老师半天不作指示,越发地胡思乱想。正在这时,汤老师说话了,每一个字都像铁锤,敲击着陈佳的耳膜:“尺子有尺子的寿命,就像桌椅有桌椅的寿命,这是自然之道,有什么好责怪的呢?我们只要知道,到了这些物件寿命终结的那一天,我们该怎么办。”
陈佳长出了一口气,心想:“怎么办,怎么办?”由于刚才的惊吓,陈佳觉得自己很迟钝,而且,她也不知道老师想听什么回答。
“还能怎么办,买根新的呗!”汤老师公布了答案。
围观的同学都笑了起来。
汤老师又对大家说:“告状只是反映问题,而一个中学生在这种情况下最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解决问题。”停了一停,他又说,“能够帮助班级和同学解决问题才算本事,只知道反映问题于事无补,不值得提倡。”
不少人都向曾育强投去鄙视的眼光,曾育强只好讪讪地笑。
汤老师说完就回办公室去了,大家也一哄而散。
等张苇从窗帘里探出头来,暴风雨已经过去了。
点赞 1

四、靠自己解决
  
  陈佳很庆幸自己没被老师怪罪,她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不要再犯错。
  两天以后,学校通知去领新到的校服。陈佳作为值日干部,带了十个同学去搬校服。
  发校服的房间门口人头攒动,远远望去就像一群排队采蜜的工蜂。采到蜜的立刻被维持秩序的兵蜂驱散,排队的工蜂络绎不绝地顶上来。正在领校服的那群工蜂体型大,一看就知道是高中的。陈佳带的这队人,只能算小蜜蜂。
  好容易排到门口,那里的节奏快得像打仗。校服每人两件,分男女款式和不同尺码,要多少?好拿走!陈佳本想对照手上的班级校服登记表,核对清楚了再搬走,可是发校服的老师用不容质疑的口气对她说:“没有问题还数什么数?快搬走!没看见后面排那么多班?”
  陈佳是个听话的孩子,就匆匆地让同学把校服搬走了。
  放学前,她安排同学按照座次,一组一组地上讲台领走自己的校服。
  还没等把校服发完,就出现了问题。
  一米六和一米六五的校服已经发完了,可还有同学等着要;一米七的倒是多出来不少。再一数剩下的校服,连总数都差好几件。
  发校服的老师是说了离柜不认的。而且,好几个组的同学还没领到合适的校服,领到的又有要求更换的,教室里面乱作一团。怎么办?才到新班级就连续捅篓子,陈佳简直要哭出来了。她不知道怎么解决,只好求助地望着教室后面的汤老师。
  汤老师却说:“别指望我帮你解决——这样,你先回自己座位。其他同学,这种情况有没有办法解决,帮她出出主意——因为大家还不认识,发言的同学也自报一下家门,让我们看看那些同学有办法。”
  一说到出主意,很多同学都兴奋。一个表情喜气洋洋的胖女生第一个举手:“我叫谭欣雅,我觉得,可以把所有的校服回收,按尺码整理好,再让同学按照报的尺码来领。不要按小组上来,很容易出错的。”
  另一个梳马尾的女生说:“我叫高雨涵,我觉得其实不一定要全部回收,先让领到校服的人内部交换,确保他们没问题,再来清理剩下了就可以了。”这是一个扮相很干净的女孩,说话的语调有点刻意,也许是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优雅。
  她的同桌听到这声音皱了皱眉头,想要举手,又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举手发了言:“我叫袁凯文。刚才发衣服的时候没有做好核对,同学说什么尺码就给什么尺码,这是会出问题的。有些同学根本没记住自己原来报的尺码,所以要根据记录发,还要做好登记。”这个男孩留一个平头,颧骨突出,两颊瘦削,眼眶深陷,加上一双大手,很像武侠小说里的练武奇才。这老成的面相,说他是高中生也不为过。
  坐在旁边的张苇注意到了袁凯文举手时的犹豫。她不觉得自己有举手发言的权利,所以没来由地开始想象袁凯文的犹豫是不是和自己同样的原因。
  等她的神游结束的时候,发言的已经换成了一个叫郭一航的男生,他挤眉弄眼地说:“缺的衣服可以再去找发校服的老师要,可以让汤老师写个证明。她要是实在不给,咱们就威逼利诱……”
  大家都笑起来,陈佳紧张的心情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汤老师向她两手一摊,好像在说:“明白了吗?”
  陈佳也举手起来发言,她说:“我也想到办法了。让大家坐在这里也耽误大家时间。还是把校服都收回,我做好整理以后明天带人发到座位上——保证记录清楚。至于缺的校服,我再去找发校服的老师。”
  说完这番话,她看了一眼教室后面的汤老师。汤老师点头:“行,这事不是我解决的,是你自己解决的。”
  当陈佳赶到发校服的地方的时候,老师正在清理场地。陈佳一眼看到门口的桌子上有一叠捆扎整齐的校服。那老师见陈佳来了,把校服递给她,嘴里还在念叨:“你这个同学啊,跑这么快。我看你拿掉了一捆,出来叫你都叫不住……”
  回家的路上,陈佳心情特别的愉快,她很自豪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挽回过失。小学六年,懂事又漂亮的她都是老师喜欢的班干部,但是到了中学,习惯了听话的自己,能不能应对新的要求呢?
点赞 2

五、流星火雨与霸王举鼎
  
  第二天一早,陈佳就把所有的校服分类叠放好。一到课间,她就一件一件地把校服分发到每个同学座位上。每一件她都抚得平平整整,把它们当作瓷器一样小心轻放。正在专心做这事呢,忽然“哐当”一声巨响,吓了她一跳。循声望去,是那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的男生刘唯彬将自己的桌子推到了高雨涵的椅背上。
  高雨涵脸涨得通红,嚷道:“刘唯彬!你发什么神经?”
  “你少装蒜!我已经一让再让,你还要得瑟,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动你!”
  高雨涵就坐在刘唯彬的前面,小小一间教室,坐了近六十名学生,自然空间不宽裕。刘唯彬觉得,前面的高雨涵老往后靠,背后的同学又不肯后退,自己连进出的空间都快没有了。他就总是把自己的桌子故意向前顶,而高雨涵一看就是在家里大小姐当惯了的,哪受得住这样的气,就每次都将椅背向后靠,撞在他的桌子上。
  如果刘唯彬高兴,他还是可以做到对女孩子有风度的。尤其是他常常说些搞笑的话,很讨女孩子欢喜——可是这仅限于他高兴的时候。
  高雨涵用椅背故意撞他的桌子,这事让他不高兴。第一次撞的时候他没有发作,但是默不作声地将桌子向前又推进了一厘米;第二次撞的时候,他又向前一厘米,并在心里默念“事不过三”;都是独生子女,面对高雨涵的刁蛮,刘唯彬的逻辑就是“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
  可惜高雨涵听不见他心里的警告,椅背又“咚”地一声撞了上来。刘唯彬终于忍不住了,大力将自己的桌子推了上去。
  那一声巨响也把高雨涵吓到了,好在隔着椅背,还不大疼。看到刘唯彬敢对她大喊大叫,她二话没说,抓起刘唯彬桌上的文具就向他扔了过去。
  隔着两行桌椅的郭一航撑着桌面飞快地跳过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现在开始现场直播(2)班男女单打比赛,女方已经出招——流星火雨,下面轮到男方出招!”
  笔袋、橡皮和签字笔砸到刘唯彬身上的时候,刘唯彬一下子愣了。他本来只是一时冲动,想吓唬一下高雨涵,却没想到高雨涵会马上将冲突升级。这下他进退两难了,继续吧,好男不该跟女斗;放弃吧,他又觉得在同学面前太没面子。
  郭一航本来还在煽风点火:“彬哥,给她个大招,让她见识一下男人……”声音却忽然戛然而止。刘唯彬扭头一看,讲台上站着汤老师。
  不知是谁多事,冲突一开始就给班主任报了信。
  汤老师平静地说:“好了,收拾好东西,到办公室来找我。”
  这架看来是打不起来了。郭一航惋惜地撤回自己的座位。高雨涵向刘唯彬得意地一笑,意思是,我就扔你东西了,看你能怎么样?
  这一笑刺激到了刘唯彬,他最受不得这种窝囊气,他觉得如果不做点什么,今天丢人就丢到家了。
  他大吼一声,冲到高雨涵面前,将她的桌子掀了一个底朝天,东西落得满地都是。
  所有的同学都惊呆了。当着老师的面还敢这样做,不想活了?
  郭一航还在小声点评:“男方终于出了大招——霸王举鼎,第二回合结束。”
点赞 1

六、双雄会
  
  汤老师显然不高兴了,抬高声音说:“刘唯彬你干什么!冷静一点!到我这里来!”
  好啊,刘唯彬想,当着老师的面掀同学桌子,今天反正已经闹大了,我要让你们看看,我不是好惹的。
  容不得细想,他大步流星地走上讲台,面对面地站在汤老师面前。
  虽然才初一,刘唯彬已经和汤老师一样高了,站在汤老师面前,气势上一点也不落下风。
  汤老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看他还要干什么。
  对峙了几秒,刘唯彬有点心虚。为了壮胆,他又向前跨了一大步。
  这下几乎和老师鼻子碰着鼻子了。
  如果这个场面拍成电影,那应该叫双雄会之类的名字——一个学生和一个老师,脸贴脸地对峙在讲台上,一个眼神挑衅,一个表情冷酷,都不肯后退一步。
  如果让刘唯彬自己在旁边围观,他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但是在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没有选择——退后就输定了,如果能逼得汤老师让步,至少自己还能占个先手。
  他忽然听到一个巨大的声音,震得他的耳膜嗡嗡直响,整个教室的玻璃都在颤抖,所有的吊扇和日光灯都摇晃不停。
  汤老师贴着他的脸大喝一声:“刘唯彬!你现在的样子像个小流氓!知不知道?”
  这一声大喝之后,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说话。
  良久,教室角落的窗帘里忽然传出一阵大哭。站在一旁的袁凯文掀开窗帘,露出了裹在里边的张苇。
  她被吓坏了。
  
  这一声大喝也似乎唤醒了刘唯彬,他摇晃着退了一步。
  汤老师没有理会大哭的张苇,继续对刘唯彬说:“如果你是一个学生的样子,我就用对待学生的方式来对待你。如果你是一个小流氓的样子,我就选择对待流氓的方式。”
  刘唯彬面无表情地听完这句话,在原地呆立了几秒钟,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
  他开始收拾书包,作为一个敢作敢当的男子汉,他准备主动去办公室。
  刚才这个场面也让高雨涵张大了嘴,简直忘记了本来自己才是和刘唯彬对抗的那一方。以致于刘唯彬收拾完书包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她竟然本能地帮他拾起地上的校服,递给他说:“你的校服掉了。”
  其实,高雨涵除了有点刁蛮,本质里还是一个淳朴的女生,没有心机,也不爱记恨。帮别人捡起校服,简直就是习惯成自然的事。
  刘唯彬没有接过校服,而是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说:“你像个白痴一样。”
  说完,刘唯彬就向办公室前进了,头也不回,视死如归,像下定决心刺秦的荆轲。
  由于走得太快,出教室的时候差点撞上(11)班的班主任付娟老师。那是一个刚分配到学校还在见习期的女孩,可能是这边动静太大,她过来看看究竟。见事件已经平息,她向汤老师点点头,就退出去了。
  刘唯彬这一去就一节课也没回来,下一节课间的时候,汤老师把高雨涵也叫到办公室。不少同学假意路过办公室门口,窥探里面的情况,只看到里面多了一个中年女子——可能是刘唯彬的妈妈——刘唯彬低着头站在她身边,正在拉着高雨涵的手温言说着什么
  下午,刘唯彬又回到教室来上课,其他人问他老师在办公室里怎么说,他一脸的满不在乎:“没事没事,一切正常!”
  郭一航说:“彬哥,老师是不是给你和高雨涵都点了赞?就凭咱俩的关系,你多少得透露点!”
  刘唯彬含糊其辞:“各打了五十大板!”
  这话没一个人信,就凭刘唯彬大逆不道的表现,还能不多得点待遇?
  
点赞 1

路过顶
点赞

谢谢分享!
点赞

谢谢分享!

来自: iPhone客户端
点赞

七、小伙伴的友谊
可是,刘唯彬不肯讲,高雨涵就像约好了一样也不肯透露办公室谈话的内容,班级狗仔队只能从汤老师对刘唯彬的态度上来猜测。
感觉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刘唯彬上课照常举手,汤老师也照样点他回答问题。老实说,这小子真看过不少书,情绪好的时候还真可以口吐莲花。
下一周点评周记,汤老师念了刘唯彬的作文,还说他文笔很好,也看过不少有质量的电影,就是字太烂,要练一练。
再下一周,汤老师人手发了两张印刷品,一篇叫《珍爱我们的男孩子》,大意是说,中国目前的中小学课堂管理,比较适合乖乖女,而容易压制有活力有创意的男孩,所以也不应该单一地否定掉男孩的不守规矩;另一篇叫《如何看待有个性的人》。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样被消灭下去了。

差点被刘唯彬撞上的付娟老师在回(11)班教室的时候,还有点后怕:现在的学生太厉害了,敢和老师公然对着干。还好是个男老师,要是换成体型娇小的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她也想,这汤老师怎么能朝着学生大喊大叫呢?学生和他对着干和他的大喊大叫有没有关系呢?自己在面对学生的时候,态度一定要好,这样才能与学生关系融洽。
隔天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她把这见闻告诉了(10)班的班主任吴淼。来到这个年级的新老师,只有这个男孩和她被安排当了班主任,和没当班主任的同学工作节奏感觉就有了不同。年级里其他年长的班主任倒是常见面,可初来乍到还谈不拢。所以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行动保持一致,结成了攻守同盟。两个人虽然来自同一所大学,但是付娟是数学系的一个三点一线的老实女生,读政治系的吴淼却不常呆在学校,原本没什么交集。只是目前同一个战壕的处境,让两人的小伙伴的友谊与日俱增。
吴淼一边吃饭,一边听着付娟的讲述,不时抬头打量一下付娟。这个纤瘦的小妹妹长得有点像楚楚可怜的林黛玉,在大学里是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不过吴淼觉得她也太少见多怪了。不就是学生跟班主任干起来了吗?在他上中学的时候,这种事没少见识,可对于付娟来说,却似乎是一件大新闻。听到付娟讲述她担忧搞不定对抗的学生,他不以为然地说:“没那么严重。真要有学生想跟你过不去,我就在隔壁班教室,你叫我一声,我来帮你收拾他。”
可能是担心付娟真的有事就喊他,他又补充一句:“其实学生没那么难相处的,只要跟他们拍拍肩膀,相互客气点,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讲明了都是年轻人,好说话,他们就不会跟你怎么样。”
付娟若有所思地点头,她知道吴淼在大学的时候爱逃课,也不是认真学习的人,但肯定是个聪明的角色。从学校招聘新老师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吴淼的专业功底在竞争者中不是最好的,但他很会说话,试讲和自我介绍都给招聘的老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而且吴淼爱好多,朋友也多,付娟觉得能够有这样一个男生出出主意其实挺好。
见付娟言听计从的样子,吴淼忍不住多发挥几句:“其实,别看到其他班的老师和学生干上了,你就紧张。那些老师别看可能工作了很多年,其实水平很低。你受的教育不一样,要相信自己。”
点赞 1

谢谢分享了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赞

支持支持,好的贴子要顶起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赞

八、话已出口
  
  两人正说着话,学生处的朱主任从他们身边经过,搭话说:“在吃饭哪?”
  付娟赶紧站起来,毕恭毕敬地说:“朱主任好,已经吃完了。”吴淼其实觉得没必要站起来,但是付娟站了起来,他也只好跟着站起来,向朱主任点头。
  朱主任笑眯眯地说:“不要客气,坐。开学几天了,还习惯吗?”
  付娟点头:“嗯,我会努力适应的。”
  吴淼也跟着点头:“没问题!”
  朱主任说:“饭后来我办公室坐坐好吗,给你们介绍个师傅。”
  
  当吴淼发现朱主任给他们介绍的师傅就是刚刚议论过的汤老师的时候,忍不住和付娟交换了一下眼色。听了付娟的介绍,他已经感觉这个汤老师不怎么样,可是朱主任却推荐他来带自己,只能说呵呵了。
  他不知道汤老师也不愿意带他们俩。昨天一听到朱主任的意思,汤老师就表示反对——孩子刚出生,家里事情多,教两个班的主科,要给120个人上课改作业,你知道的,当班主任杂事多,这个班才成立还没理顺,班上学生的整体素质比我们俩合作的上一个班差距明显,你也知道我做事的风格,一旦接下来就会认真过度,嗯,我还有社会活动,还要忙着写东西……
  朱主任讲了几句能者多劳之类的话,见汤老师不肯接招,又换个策略说:“总要有人来做这事呀。帮助年轻人成长,多好啊——你还不是年轻过,是吧?就当支持我工作嘛!”
  朱主任教汤老师班上的英语,两个人是老搭档,关系也好。做行政工作的人,很容易因为事务多而耽误教学,可朱主任从来没有因为行政工作耽误汤老师班上的英语学科。饿着肚子中午守着学生抽背啦,外出开会很晚仍然赶回上课啦,再忙再累也坚持批改作业啦。这种态度让汤老师佩服,也是一种杀手锏,所以朱主任提的要求,汤老师其实也没有认真拒绝过。如今这话一出,汤老师知道,自己又不会拒绝他了。
  吴淼倒不知道其中有这样的波折,朱主任说汤老师和他们在同一个年级,对他们的开学工作也都看在眼里,让汤老师提提意见。吴淼原以为汤老师只会客套两句,没想到汤老师真开始提意见——开学领书的时候,如果班主任不在教室,要安排同学把教室管好,这既关系到班级形象,又是在告知同学班级的秩序标准……”
  付娟带了笔记本,开始一板一眼地记;吴淼听了一阵,听到汤老师说(10)班的教室需要加强清洁维护,他开始不高兴了。他觉得都是当老师的,汤老师又不是什么领导,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而且,我们初来乍到,你也不说点好听的,实在有欺生之嫌。说我的教室不干净,至少学生还算听话吧?你的教室里学生还跟你对着干呢。
  也不知怎么的他没管住自己的嘴,汤老师刚讲完他就接了一句:“我觉得我们新老师该多向有经验的老师学习。不过,有一个问题我作为新老师不大明白,想请教汤老师——您说加强常规管理,班级才能管好,那我听说前两天您班上有个学生差点跟您干起来,请问这是加强常规管理的结果吗?”
  怎么这样说话呢?付娟悄悄踢了吴淼一脚,让吴淼闭了嘴。
  这时候吴淼才开始有点后悔,可是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
点赞 1

九、发脾气的道理
  
  现场气氛有点僵。
  朱主任和汤老师交换了一下眼色,他知道这种情况汤老师可以搞定,所以也没打算开口。
  汤老师开始侃侃而谈。
  这是个坦率的问题,我也愿意就这个问题和你们交流。
  其实,一个班级成立之初,擦出火花是很正常的。60个性格迥异的人,来自不同的家庭,十二年来走过的路各不相同,难免各有各的问题。作为新老师,如果自己的班级在这个阶段出现矛盾对抗,不要担心影响人家对你的评价,甚至还可以乐观地认为,早出现问题有利于早解决。
  重点不是现在有没有出现矛盾,而是到毕业的时候,这些矛盾是否得到了合理的解决。当然,问题发生时及时正确的处理也很关键。
  你们可能听到了我对那个学生——刘唯彬——的怒吼,觉得不认同。我也不认为这种方式需要你们模仿,但是,我是故意那样做的,我有我的道理。
  我们要管理和引导学生,不可能三年下来没有矛盾。但有一个经验谈,就是宁愿学生开始觉得有点怕你,后来慢慢觉得其实你很可爱,也不要学生开始觉得你很可爱,后来慢慢觉得你怎么越来越不近人情——这里面有心理学的道理。我每一届到了初三,都不用再发脾气。
  其实我是在通过发一次脾气立威。如果我们只负责教二十来个学生,当然有条件精雕细琢,但是你俩都当了班主任,付娟还教两个班的数学,要面对120个学生,吴淼教六个班的政治,学生更多;我们得考虑一些节约时间成本的方式。大的局面有了高效率的掌控,才有时间精力照顾好局部,都从理想状况出发,永远不发脾气,不仅累死你,而且管不好。就像有些家庭的家教观念,不主张体罚小孩,但在孩子小的时候,可以打一次,也是同样的考虑。
  当然,发脾气始终不好,其实我赞成魏书生的观点,随时让学生提醒自己不要发脾气——不过,那要在这段磨合期之后。
  我发脾气也是要看对象的——汤老师打个哈欠——有看到我们班那个经常低着头走路的小妹妹吗?就是开学那几天老站在台阶边沿那个?那个小妹妹没自信心,这样的学生一直到毕业,我可能都不会说一句重话。但是刘唯彬不一样,我观察他好一阵了。以他的个性,如果不给他一点压制,他会跳得太高的……
  
  这时的刘唯彬正趴在课桌上写东西,忽然感觉耳根发热,嘟囔了一句:“谁又在说我坏话了?”然后继续写。
  他正在给郭一航写一篇小传。
  刘唯彬在班上最好的朋友就是郭一航。如果你不认识郭一航,只需要来班上找形象最猥琐的那一个就可以了。其实单论相貌,郭一航也算是眉清目秀。可他那瘦小的身板和偷偷摸摸的神态让人看来看去都有贼眉鼠眼的感觉。
  郭一航很少用正眼看人,他总是装作在看前方,却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瞟一瞟管纪律的干部有没有注意到他,或是装作在看书,却偷偷地抬眼观察讲台上的老师有没有在看他。
  一旦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他就开始吃零食,玩东西,写条子,做各种各样与课堂无关的事。
  用刘唯彬的话来说,这人挺好玩。
点赞 1

十、郭一航小传
  
  郭一航这人挺好玩。
  中午学校有一个午管,让大家可以小睡一阵。就在昨天,别人都睡觉了,郭一航还在玩自己的东西。汤老师巡视过来提醒他该睡了,他乖乖地收起东西,装作趴着睡觉,却又眯缝着眼睛偷看老师的位置。等汤老师走出教室的门,他又坐起来,继续玩。
  玩着玩着,郭一航忽然感觉空气里有一种不安全的味道——多年的斗争经验让他形成了灵敏的嗅觉。他扭头一看,汤老师站在他身后。
  原来汤老师出了前门,就从后门兜了回来。
  郭一航这样的笑话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数学裴老师查出他作业抄了答案,可是每本练习册的答案都上交了,他的答案哪里来的,又放在哪里呢?郭一航的爸爸把有可能藏答案的地方翻了个遍,也没找出罪证。后来被同学揭发出来,原来他把买来的答案藏在地铁站,每天上车前拿出来抄。
  他还有一个本事,就是站在队列里讲话和乱动,却总不被发现。军训的时候,教官的眼睛那么厉害,抓了好几个在队列里和郭一航讲话的人,也没发现他最不守规矩——因为他总是选教官背过身去的时候乱动。
  据郭一航说,他的这个本事是被他爸爸训练出来的,他爸爸原来是干公安的,后来下海从了商。要跟干公安的老爸斗,没点警惕性还行?
  虽然我知道,这小子很狡猾,他喊着我彬哥的时候常常想把我当枪使,可我就喜欢这小子这点不老实的德性。人活在世界上,就要千姿百态,就要自由自在,个个都像陈佳那样循规蹈矩,多没意思?多泯灭人性?
  郭一航成绩不怎么样,所以他总说成绩没什么意义。其实他也不是完全不在乎这事,可是这事既然解决不了,除了忽视它又能怎么办呢?所以郭一航总在其他地方寻找成就感。
  有次汤老师问他,你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呀?郭一航腰板一挺:“我妈妈是政府官员,我爸爸是公司董事长!”汤老师可能是听出了他语气里的炫耀,故意对他说:“哦,是吗?那只能说明你的父母很优秀,不能说明你很优秀。什么时候你优秀了,我们再来表扬你。”也不知道郭一航怎么想。
  听郭一航说,他的小学毕业成绩够不上进现在的中学,是家里想了办法把他弄进来的,难怪他成绩这么臭。不过他有小聪明,还不至于垫底。如果从老师的眼光看,郭一航确实不是个好学生,作业一般靠抄,清洁拿钱请同学代做。他的座位,永远乱得像狗窝,抽屉里的东西乱七八糟,总是掉在地上,他也懒得管。
  有次汤老师看不过去了,就发给他一个装牛奶的纸箱,让他把散落一地的东西收到箱子里,结果过不了两天,连纸箱都不在了。汤老师问他:“这样看来,你的房间可能也和你的抽屉一个风格吧?”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倒也差不多。”
  后来汤老师在联系本上给郭一航留了一句话: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一个人的房间象征着他的内心世界——可惜他不知道,郭一航对他的房间和抽屉,并没有什么不满意。
  别看郭一航大大咧咧,其实感情很细腻。军训的时候,他甜言蜜语地哄得王教官开心,后来王教官做什么事情都让他跟在屁股后面,他也得意地向大伙宣称:“我是王教官的小弟。”等到离开军训基地那一天,他哭得比女生还伤心,弄得王教官都眼泪汪汪的。
  我就最喜欢郭一航这一点,重感情,讲义气。
  一个人要是不重感情,那还有人味吗?
点赞 1

相关推荐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