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
没有帐号?注册
幼儿园大班 0 发私信 2016-7-12 21:03   查看: 2942   回复: 4

本帖最后由 may桔子儿 于 2016-9-13 16:56 编辑

  小升初的生源争夺战仍在持续,似乎注定有的民校招满预定名额与期望中的生源质量都将落空,有的民校则吃撑了,而一些平时学习还不错的孩子也难以觅得心仪的学校。只怕九月开学之后都难以尘埃落定。

  说好的市区民校只能报一家呢?说好的7月5号、6号网上报名呢?说好的没有笔试只有面试而且要电脑派位呢?我就因为轻信教育局的小升初政策没有到各个学校预留信息,所以当7月2号、3号我还在家里悠闲自在的做梦时,以文华为首的市区民校考试以兵不血刃方式悄然进行了。晚上通知那些预留了信息的家长带孩子第二天一早去学校完善信息,那些比较有名的小学校也接到了让各个班推荐学生参加面试的消息(实际通为考试),儿子所在的小学在奎文排名比较靠后,在民校眼里算是后娘的拖油瓶,所以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待到我大梦初醒,文华、八中、外国语、五中都已考罢。当人家的通知都已下发的时候,我们只来得及参加7月4号三中民校的下午场所谓的组织活动,其实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笔试,那些与我一样听信教育局招生政策才回过神来的家长不得不带着孩子涌进了三中,据传有三、四千学生参加了三中的考试,录取人数应是六百吧,儿子接到第一批的通知,那是前150名的,将作为实验班学生,也不知道真假,不过我确信就算三中再考八次,儿子也可以考进实验班,毕竟去三中考的绝大多数都已不是学习顶尖的孩子。

  说好的去三中民校,因为那里学习压力小而且花钱也少,还可以天天回家。不过临到网上报名儿子坚持去文华,并且很坚定地说自己承担因可能只有面试而不能录取的后果,几番纠结选择尊重儿子的意愿。文华虽然耍了个小聪明早考,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却是网上报名时,没有参加7月2号考试并被录取的家长多半不敢报了,没有外部人知道文华究竟先录取了多少学生,不知道还有没有留下可怜的几个名额给后来的报名者。儿子高度紧张,进场前手里全是汗,需要自己承担不利后果给他强大压力。我以前很少担心过儿子的考试,在文华外面等的时候虽然一直与儿子同学的家长有说有笑,不过心也是一直悬着的,儿子承担的是自信心,我需要承担的是一旦失利将失去市区读民校的机会,此时我该如何缮后。经过一轮平板电脑答题及小组讨论活动,儿子自认为在他们考场他应不算差的。7月8号上午九点,儿子和他最要好的同学收到了录取通知。儿子的另一位同学就没有这样幸运了,虽然在此前一天说好一起去报文华,但是第二天偏他们先去了奎文实验,正赶上实验组织考试,于是就参加了,由于奎文实验考的晚,所以报考的学生特别多,网传有三千,不知道是否夸张,他未能入围,将父母急得不行。

  7月8号,儿子与他们学校的众多同学一早六点半之前就奔赴昌乐一中的考场,九点开考,考生有五千多,这是县外的考生数,家长超越了这个数字,许多家庭都是全家出动,人挤人,昌一的试题不难,比的主要是细心和知识面的宽广程度。下午两点赶往昌乐二中,据说有近万人参加了二中的考试。昌二的试题,特别是数学代表着潍坊地区小升初的最高难度。最初我给他报昌乐目的只有一个:将他放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检验六年来他的学业究竟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当然后来当他初报文华的时候我将昌乐当作万一文华失利后的退路,不至于没学可上,因为我们所在片区的公立学校太差了,有时候一年一个潍坊一中学生都考不上。昌二学校附近的交通形成大拥堵,五点四十结束考试,许多家长开车从宝通街回到潍坊都超过晚八点了。比较灵活些地往北走高速反倒快了很多。

  9号早上六点,一中就开始打电话通知录取事项。8号下午才考完的二中赶在中午十二点前下发录取通知,两校为了抢生源也算是神速,那得多少老师一晚不睡觉呢!时间就是生源质量、就是钱。儿子两校均是B档,B档昌一收费61900,昌二要63905,不收择校费的A档两个学校据说都只有区区50名,而且分配给县外的考生就更少了,免费的名额没人确切知道有多少,都只知道今年两校大大缩减了免费名额。昌二更黑,一到C档收费就跃升为132000+1905,真当家长都是印钞机了,到现在昌一、昌二还在打电话到处搜罗肯给他们送钱的学生,又派生出所谓的C1、C2档,以期望收取更多的钱,我私下里很希望他们的招生永远招不起来,这么个收费法,可谓想钱想疯了。众多考生家长聚在小升初群里调侃应该象驾照一样衍生A1、A2,B1、B2,也应该象菜市场卖菜一样可以砍价才行,反正做的就是一门生意。

  几家欢喜几家忧,此时离形式上的电脑派位还有一天,而在一周甚至二十天之前,正式的录取通知都已通过电话或短信通知的形式下达到个人,电脑摇号彻底沦为笑柄。更有许多未能得到录取通知的家长仍带着孩子满世界找学校,参加一场又一场也许没有任何意义的考试,可怜天下父母心,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上一所好的学校呢!可是越是学习中下游的孩子选择面越窄,在进入七月后的每一天里,我都打出许多个电话或接到许多个电话,这些多半都是家长间的交流,越是后来越感觉到焦虑与无奈,尤其是当昌一、昌二下发第一批通知后,那些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而此前也没有定下一所学校的家长其焦虑程度可想而知。我多么希望可以帮到儿子班里任何一个未能如愿的孩子,六年的相处,对每位孩子我虽不及他们的班主任那样关切,可是一样盼望他们都是欢乐的。

  今年新建民校我知道的就有英才实验、美加实验、光正实验、(上海)新纪元坊子校区。各学校间为了生源其实也就是为了钱的争夺可谓白热化,上演场场闹剧,就连昌二这所近年来暴富的新贵也不得不三番五次打电话问询接到通知的学生是否去,还要在深更半夜通知后面的考生作替补。

  教育局的招生政策被各个民校当作了擦腚纸,教育主管部门对此屁也没有放一个!为何屁也不放?我看根本他们就是联合起来圈钱的,教育主管部门从中获利不菲,中国各个阶段的教育都是一门庞大的生意!

  民校间的混战并没给考生带来好处,民校的增多也只是增加了家长的负担,反倒更加凸显好的公立教育的缺失,如果有好的公立教育可以参与,谁愿意花高价上民校呢?当经济日益萧条,政府成为掮客,教育成为拉动经济的一项宏大的生意产业时,我诅咒这个制度早日倒台!


感谢麟妈的热心分享!
点赞

谢谢分享
点赞

说的全是事实,但是,对于教育来说,我们单个的家长改变不了什么,这种情况,也许等那天官老爷们开恩了,也许就好了。再说,我们山东,因为这该死的高考政策,多少好学生饮恨考场,也许是社会的悲哀吧。
点赞

感谢分享,我们都明白中国的教育就是圈钱。
点赞

相关推荐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