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
没有帐号?注册

长篇励志:流萤时代--北大家长笑忘录

楼主: kanziyan 查看: 14791 | 回复: 381



  下一次,章若兰聪明了,直接把学校通知的半期考试安排写在黑板上。苗家伟飞快地跑到梁友俊的座位上,准备实施第二波攻击。但梁友俊不干了,神圣板凳寸土不让,气得苗家伟和他扭打起来,也许梁友俊早有准备,也许是苗家伟心不在焉,总之小个子梁友俊这回发了狠,把苗家伟打跑了。即便身后这么大的动静,章若兰也没有回头看一眼,飞快地抄写完通知,顺利地回座位。
  赵江生少提供一个已知条件,谢少武少了自然就缺一个步骤,苗家伟便答错一道大题,错失良机的他们气急败坏回到宿舍要收拾梁友俊。梁友俊一直到熄灯才悄悄回来,还是被他们堵在床上。余忠威却突然不干了,他一边说:“尽干一些无聊事!”一边把苗家伟哄走了。
  苗家伟在这边骂骂咧咧地上床睡了。很晚了,他也准备睡觉了,突然赵江生悄悄摸过来,挤上床就不走了,一个劲说:“镖主又疯了!”陆陆续续地,镖局的人出来了多半,一个个吓得再不敢回望,都说镖主疯了。
  原来这帮人睡在床上一边骂梁友俊,一边聊章若兰,余忠威突然说别聊了,睡觉。谢少武和赵江生如何睡得好,一转风口,就笑话余忠威多管闲事,这个说他对章若兰有意思,那个讲对陶莎有想法,唐一兵就玩笑说把阮灵让出来,大家全笑了……突然就听咚的一声,余忠威从上铺跳下来,拿着明晃晃的刀,对大家喊:“再笑!再笑老子砍人啦!”
  于是,哈哈哈的笑声一个人急刹车呼噜噜在喉管里,还得慢慢咽下去。余忠威拿着菜刀,一个床一个床地查了一遍,这才翻身上床,继续睡去。过了好一会儿,临门的吴奇岩一个健步窜出门去,跑到其他班宿舍去,赵江生第二个跑出来,鞋都没有穿……那一晚上,唐一兵、梁友俊和聂永贵等没跑出来,他们认定余忠威是开玩笑的。
点赞


  就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下,他们对章若兰的行动并没停下来,反而升级了。那天章若兰在黑板上抄写考试期间值周调整表,苗家伟走到她身后,不知拿了谁的眼镜,装成老花镜,一边抄,一边做些小动作。章若兰不回头就能听到同学笑,心里发毛,就转过身来,正看着苗家伟在身后模仿她,立刻气爆,开始反击:“阿鼠,你吃饱了撑着啦?”
  苗家伟何许人也,他是连英语老师、历史老师都能气哭的人,他等的就是章若兰生气,立刻嬉皮笑脸地说:“咱家穷,吃不饱啊!”一幅求施舍的嘴脸,全班笑,女生都没忍住。
  “那还不快点去找吃的?在这里浪费时间。”章若兰也不是凡人,她立刻收住气,拿出居高临下的气势来,她早有心理准备,横下一条心,把鼻子处得高高的,根本就不怕苗家伟们笑话!
  “那班长大人,您就仁义仁义,体恤体恤吧……”苗家伟就势下坡,这种技术,他烂熟于心,基本上是不动脑筋的,一串江湖行乞的行话,你不管他,他能背五分钟!
  “滚!”章若兰怒目一睁,厌恶地骂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去,继续抄写。
  换作男生,苗家伟就该上前撕打,玩泼皮牛二的把戏了。但是女生,特别对章若兰,他真没太多办法。他像泄了多半气的皮球,在后面跟着滚,捡些风凉话说,台词还念错,眼看着章若兰一点点写完,苗家伟只得回头往后排望,发了求救信号。
  第三波攻击瞬时开始。谢少武顺着苗家伟的眼光,大喊一句:“那个男——同学,你让一让,别老挡着。”
  全班顿时爆发出巨大的笑声来,谢少武在模仿毕启洪的声调,比较传神,大家都笑时,他还一脸无辜地站起来说:“奇怪了,好笑吗?”赵江生大声指责:“你们这些男生欠管教,没家教……”苗家伟欢天喜地从前排回来,带着英雄般的得意笑容,冲大家抱拳揖礼,给点掌声,再给点掌声!一幅江湖耍猴儿人的嘴脸。章若兰呆立在讲台上背对着大家,这一波立体扫射下来,她没了反应,一直静静地站在原地……慑于男生们抱成团的、有计划的恶搞,女生一时没人敢站出来。
点赞


  宋鸿在拿眼看着阚军,全是一脸的感激!他心里在叹气,也铁了心不想管,根本也管不了,只有曹烽才行,他脑子里飞快闪过的是曹烽将苗家伟制服在地的那一幕。
  “哎,那个女同学,别挡着啊,……”赵江生扔了最后一个炸弹!章若兰肩膀突然一震,飞速一摆手,背着大家,斜着冲出教室……那个样子,突然让人想到姜君悦冲出去的时候。阚军突然想站起来骂两句,女生们先站起来,陶莎追了出去,乔凤激动得用手指着赵江生骂了句:“姓赵的,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
  赵江生黑着脸发急,苗家伟跳出来拉住他,连哄带劝,准备收场。谢少武、马涛、冯路围过去,劝赵江生算了,不要和女生一般见识。乔凤没完,她骂完赵江生又对准苗家伟喊:“阿鼠,看你那下流样子我就恶心!”左婷帮着说“太恶心,曹烽在你们敢吗?”他一看,余忠威果然也不在。
  苗家伟不生气,冲着乔凤连声说:“玩笑开大了,玩笑开大了,我道歉、我悔过。”鲁大智站出来和乔凤说:“凤儿,算啦,别和这帮坏蛋生气。”乔凤恶狠狠地回到:“滚一边去!”一帮男生就笑了,鸣金收兵,打扫战场。
  章若兰,那天下午没来上课,惦记考勤本的同学发现,还没放学,梁友俊就把陶莎和章若兰的书包收捡好,正大光明地拿走了,余忠威归位了。
  第二天,章若兰也没来上课。班主任韩老师过来问,男生们不说话,女生们也回避,韩老师发现不正常便打住了。韩老师不可能问出结果,这中间的事儿,谁又能够解释清楚?
  “那个女同学就是章若兰,这怎么可能?不是说不是她吗?”赵江生在宿舍反复质问谢少武。这算宿舍里最有人情味的话了,其他的话都不忍复述。而谢少武此时却推得一干二净:“我又没来,我晓得个屁!”
  苗家伟指天发誓:“肯定不是,如果是,我负荆请罪,我去跳清湾江!”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没人会相信是章若兰,但被这样恶整后,无法解释清楚,不是也是了。
  “各位老大,轮到我时请手下留情。”楚清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处境,看着这帮人开始悔过,不失时机地表示了自己的忧患。
  “哦,这里还有一个班长,现在就搞!”大家反应到,刚刚还有些人味,立时随风飘散,一群人整起楚清的事来了。
点赞

 
  47快讯
  
  章若兰一走,轮值班长就是孙修吾,虽然还未轮着他,他不得不补位,早早地就接到考勤本。
  孙修吾本不愿意,但安排这事的还真不是老师,是鲁大智。估计他回家就被训了,他和章若兰是一个院的。第二天王冲就很庆幸自己没有参与,他说:“闹嘛闹嘛,整出事了!”
  从头到尾鲁大智也没参与,但他最后去劝了乔凤一句,就摊上事儿了。
  于是苗家伟就去背黑锅,鲁大智拉着他,跑到章若兰人家里去道歉,苗家伟一再说他们是无心的,谢少武是不知情的,赵江生现在特别难过,今后保证不再提等等。最后鲁大智以实际行动拿走了考勤本,表示只要章若兰回来上课,不用再轮值班长了,让孙修吾干。
  大家一翻考勤本,发现章若兰打得比曹烽温柔多了,凡是迟到两三分钟,或者老师没有生气的都忽略了,早操和晚自习当然也都没打。特别是近期为准备足球联赛而旷课的足球队员,没假条也都放过了。所以,八大金刚自作多情了,气得鲁大智又把谢少武、苗家伟等骂了一顿。
  杨远说,苗家伟也请得动?就算他跳了清湾江,估计都不管用。
  正是期中考试前,也没有什么重要课,章若兰就一直没有来上课。大家并不太关心她,有一个重要原因,足球比赛正在进行中。
  说实话,阚军并不操心这场比赛,鲁大智早就说了,去年没他都能赢,今年就是小意思,大家放松玩玩。但鲁大智同时对几个核心队员,特别是前锋铁三角,鲁大智、马涛、冯路,还是整训得挺苦。鲁大智现在已经是校队核心了,这回踢好了,估计能混个队长干干,带队在南山市卫冕高中组冠军,应该没有问题。
  没费什么力气,359班就打进决赛,对手依然是360班。
点赞


  360班去年输得不明不白的,一直叫嚣着,终于相逢在球场,反而没有脾气。道理很简单,360班队长石卫东天天在校队混,他知道这一年,鲁大智的技艺又有了大进步,远在他之上。自从栽了面,鲁大智只能找足球发泄,只能在足球上寻找安慰,除了吃饭睡觉,都能看到他在球场上奔跑的身影。阚军很佩服359班足球队的这个队长,鲁大智是既有天分又相当勤奋,这样的人,在青云中学,不成为球星都不可能。
  大家特别关注的决赛,反而看点不多。阚军在后场,心不在焉地混着,比赛就结束了,3:0。360班被揍得,整场球都被压着打,基本上没有还手之力。这边赢得毫不费劲,那边输得心服口服。踢完球,石向东跑过来跟鲁大智聊着,就要拉走的样子,鲁大智看着这边还有一群人在等他庆祝,居然说了句:“太忙了,先散了吧,回头一起庆祝!”
  这一场球,石向东看出校队队长非鲁大智莫属,他表示要请鲁大智吃饭,无非是想在校队多安排一个360班的队员。而鲁大智对大家表示的意思是,拿了南山市高中组冠军,再一起庆祝。大家白白等了半天,居然高高兴兴地就散了。
点赞


  从足球场下来的阚军,才终于找到上战场的感觉,他不是后悔足球占据他太多时间了,而是担心可能会浪费他太多体力,结果即轻松又无压力,反而成了考前放松。
  期中考试三天下来,他感觉真可以,所以他热切地盼着名次出来。
  考试期间,章若兰好像来了,也就是她提前交卷时有点印象,考完试,她依然还不来上课。这么耗下去,开玩笑那几位早已经坐不住了,因为这迟早要惊动学校领导。
  那天中午读报课,359班讲台上没班长,教导处米卫主任出人意料地出现在教室里,米警官往那儿一站,一句话不说,直把大家看着,什么都不问地看着,看得下面人心发慌,一个个都低下了头。时间到,米警官什么也没说,走了!
  第二天,章若兰正式回来上课。她换了一身新衣服,好像头发也重新卷了一个样式,整个人感觉变得漂亮了。好久不见的感觉,反而变得陌生起来,她确实像换了一个人,从头至尾都不愿意和人讲话,根本不回头看后排这些男生。
  阚军也不回头,他热切地看着前排的聂永贵,天天盼着韩老师走进教室宣布分数。这一天,终于来了。韩老师公布了期中考试名次,章若兰还是第一名,大家不服不行啊!后面排名差不多……除了章若兰,他都直接忽略了,他盯着聂永贵看,还好,没往前冲,还停留在15名,越往上,边际效应越明显,自然难得多。阚军,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终于考到20名!
  尽管是期中考试,大家不太重视,但他已经激动得不行,辛苦的背诵终于有所回报,时间很短进步很快,推背图不负所望,见效明显。正如他所预计,化学进步最大,生物其次,这两科都挤进前十名了,要不是英语退步了,他估计名次能再往前冲一些。
  学与不学,只是量上的差别,奋斗与不奋斗,就有质的不同。他感觉自己上道了。
点赞


  学与不学,只是量上的差别,奋斗与不奋斗,就有质的不同。他感觉自己上道了。
  个别被他超过的人,比如赵江生,就表示了对他的极大不屑:“都快学成神--经--病了,才整个20名,有意思吗?”意外之言,他又没失恋,失恋了也不会成神--经--病。
  但绝大多人,都不会关注到学渣的飞速进步,他显得有点自作多情;还有另一个原因,青云中学的新闻猛料太多了。比如,学校很快就宣布了新的任命,教导处米卫主任接替江副校,成了青云中学的常务副校长。
  这一切,杨远似乎早有预料。
  米警官把359班交给萧雪时,是借调到市团委工作去了,之前她一直被长期借调在市委工作,本身又不代课,所以,学校这几届学生认识她的人不算多。等她忙完回来后,本要继续带359班,整出点成绩来,不曾想到,突然来了一个毕启洪。
  江副校的关系户毕启洪,不仅接了米警官的359班,还准备继续接江副校的班,而这个正是米警官奋斗的位置。冲突就是这样产生的,359班只是其中一局棋而已,而曹烽,只是这局棋的一枚大子儿。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盘棋下得如此惨烈。
  难怪毕启洪那么费劲,杨远分析,在毕启洪眼里,曹烽背后有米警官支持,是故意和他做对的,这事关系他的锦绣前程呀。
  “曹烽知道个屁,就算他被人当枪使了,他还会自己装子弹。”杨远表示出自己高超于常人的大境界,他的消息和分析都让青云六怪张口结舌。
  杨远继续说:“关于江副校高升,米警官和毕启洪斗法的事,那就太多了,我就先不聊了,现在要准备的是,迎接曹烽回营啰!”
点赞


  曹烽和这事儿有什么关系呢?
  杨远说,曹烽转学在程序上有漏洞,青云中学没有曹烽本人或家长的转学申请书,也没有任何曹烽违纪的记录,相反还有一个“见义勇为好干部”的特殊奖项,青云中学就把人放了,在台面上当然有说法了。米警官,不对,米副校没上位前,就一直在提这个事,“全校表彰过的好干部怎么一转眼就转走了,手续还不全?”现在米副校上位了,能不落实?再说,359班可是米副校长一手挑选的学生呀,这个班是要创纪录,出大成绩的!
  “还有一种可能,万一曹烽不愿意回来呢?”令夏脑子转得快,他说曹烽走得很决然,至今都没回来看过大家一次,估计在生气。
  “他在那边才有气,都被人打成神--经--病了。”宋鸿说。青云中学比南山五中好不止一个档次,曹烽又在这里呆了四年,于理于情,他不可能不回来。
  “还是韩老师牛,早就把曹烽的位置留好了!”徐逊拍拍他的上铺,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
  但杨远却说,大家真傻,没人邀请,曹烽就是想回来,那都不可能的。
  “米警官呢?”阚军问。
  “米警官怎么可能明做这事!”令夏脑子好,立刻就明白杨远想干什么了,并补充说:“是不是要写封联名信?”
  “对!”杨远一个劲夸令夏聪明,一个劲说,得物色一个文笔厉害的人来起草,得有影响力,得有理有节有情有义。
  “哦,我知道是谁啦!”阚军突然说了句。
  “谁?”大家都问。
  “是米警官坚持给曹烽发见义勇为奖的。”阚军说。
  “这还用你猜!”大家一致说,他读书读傻了,才20名,就用尽元神了,往后到高三,日子怎么过?
  其实他本想说的是,杨远真是米警官的奸细,他又开始在活动了,从头到尾在引导大家。但他话到嘴边,只得改口了,他宁可被误解,也终于没乱说话,这就是有秘密的人所谓的涵养。
  当一个人有秘密,就不会被利诱或胁迫,保持超然,时时都清醒,这样就会看到同样有秘密的人,甚至看清他们的把戏!
  这是推背图的附加值,他感觉自己的进步太大了。人生第一次,他尝到了大智若愚的感觉。
点赞

看到手机版,跟电脑版的不太一样,读起来稍有些费力
点赞

  
  48直播
  
  南山市中小学校一年一度的足球对抗赛是最具爆点的。无论小学组,初中组还是高中组,都各有看点。小学组的冠军,从这里走出去得过全国第二名;初中组的冠军,曾拿过省级比赛冠军;高中组略差些,那是因为这个年龄组职业球队多了。
  作为专业球迷的阚军早已发现,这一系列荣誉,往往都是连续的:获得这些荣誉的实际上都是同一批人,从小打到大,一直在拿奖,等下波人拿大奖就没那么容易了。鲁大智正是这一拨人的尾声。他没有太大的足球梦想,他目前的理想是,能够率青云中学夺冠,然后再参与南山市高中联队,打一场省级比赛,这样就顺利地进入省师范体育系。别人在玩球,他是在学球考球,立场不同,价值观也完全不一样。为了这个理想,鲁大智的付出是艰辛的,也走了很多弯路,但他从未后悔过,并一直在努力。为此,他一直都很骄傲。
  今天,鲁大智与其说是来卫冕的,不如说是来汇报演出的。
点赞


  老对手南山五中,是这一年来先后与各个学校厮杀角斗的胜者,但站在青云中学这个长期雄霸的冠军面前,大有逊色。
  阚军打破计划地随大队进城而来,早早地在体育场的一角,等待双方队员出场。这个359班曾经的球星,带着酸溜溜的心态,首次走进市区最好的体育场,心中的感叹是白活了:从未曾在这样的足球场上滚过,算不算一生的遗憾呢?他今天完全沾不上边,什么啦啦队领队、随队医官、后勤等,只要有一丝出镜机会的,早被同学们抢光了。大家都知道,南山电视台今天是全场直播,这对于一个南山市,还是头一次。不过,他一点也不后悔,他是专业人士,干吗要去拎包递毛巾呢!还有,他想找曹烽好好聊聊。
  随着阵阵欢呼声,等待已久的两队开始入场。穿红色队服的是南山五中,作为主场,他们走在前面,率先跑进场,向支持他们夺冠的观众挥手,观众席上呼啦啦站起了多半,那么多漂亮妹子,也不知从哪儿来的,搞得青云中学很没面子。
  这就是主场的威力啊!阚军感觉,恨不得周围学校的人都来了,他们自然给南山五中加油,因为他们都是清湾江左岸的,都在南山市区。
  “才不是,他们是同情弱者!”唐一兵说:“一会儿就没声音了。”
  赵江生也让大家沉住气,说真正需要加油的时候,得爆发!
  穿蓝色队服的青云中学进场,这边起劲喊,清一色的公鸭嗓,也没有造出多大声势,反而被妹子们嘘了几声。
  因为站得远,南山五中队员进来时,全一色红队服很晃眼,根本认不清谁是谁。但青云中学这边的鲁大智是很引人注目的,两队一并列,鲁大智就跨步出列,直接把南山五中一人拉出来打,然后马涛和向东也过去了,高三的陈猛也过去,都是直接开打的架式,主裁判急了,一边拉,一边吹哨,两个边裁也围过来,主席台那边也有人奔过去……人群散开,看见鲁大智抱着一个人甩来甩去的,那正是曹烽!
点赞


  果然是曹烽,青云六怪就在这边喊:“曹烽!”苗家伟就指挥:“加油!”
  就这么喊了三个来回,曹烽冲这边挥了挥手。
  “就得这么喊,先乱了他们的军心!”苗家伟说。大家都认为,如果曹烽出场,多半有诡计,大家要小心了。赵江生说,曹烽水平太一般,他还能有什么诡计,不就是人盯人吗?这已经贡献给青云中学了,哈哈哈……
  这边一笑,那边妹子们就喊:“曹烽!”男生喊“加油!”然后换声后男生先喊:“曹烽!”妹子喊:“加油!”那个声音,哎哟,简直把人的心都喊花了,这是闹哪出戏呀?然后又对青云中学球迷一阵狂嘘声,火药味很浓。
  场上列完队,握完手,开始猜硬币,好像他们聊了两句,青云中学开始选场地,南山五中发球,大家分散开,观众席一阵紧罗密鼓,主裁一举手,全场安静,哨声瞬时响起,直刺苍天。
  球却未开,南山五中队员突然往中场一涌,站成一排,曹烽带队,先向四周示意,然后冲这边青云中学高呼了一声:“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全队队员再呼:“向青云中学学习!”同时向青云中学队员鞠躬。青云中学这边有点晕,鲁大智也想喊两句,没词,就一起举手喊:“向南山五中学习!”也有跟着鞠躬的……
  开球队员开球,给曹烽得球,一边缓步前进,一边继续和鞠躬队员打招呼,微笑示意,挥手。鲁大智等已经跑到前场,他第一球感就觉得不妙,感觉曹烽有诈,那一时间,他脑子充满了各种莫名其妙的混和物,但凭长期球场拚抢的经验,他已经快步往后撤,准备大喊一声,后场的人还在说笑、挥手呢……
  说时迟那时快,曹烽一脚把球传起来,球飞得很低,很轻,直接递给了一个挥手乐着的后卫,正是冯路,然后曹烽一转身,往回折返回防。
  曹烽把球让给青云中学了,冯路却吓了一大跳,把球接住了,鲁大智更吓了一跳,心都悬在嗓子眼了,着急的话都喊不出来,这下收住脚步,长叹一口气,虚惊一场……
点赞


  瞬间,这口气刚叹到底,来不及换气喊,三个红衣服,在前半场像三把飞刀,直插冯路而去,全部红衣服都往前场冲……冯路抬头时已被包围,他还有最后一招就是直接把球递给门卫,但他显然吓呆了,短路了,他根本没有大赛经验,只是在那里大叫挣扎,球眼睁睁地丢掉了。几路人马冲到禁区,没有直接射门,而是飞快地在惊慌失措的门卫前传了两脚球,就轻轻推进去了。
  南山五中红衣队员,除了曹烽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后场,其余全部都围在青云中学禁区旁,就算没射中,也有很多补射机会,这个球,神仙也挽不回。青云中学的中场和前锋,比如鲁大智、石向东、马涛和乌珞等,居然没来得及回防,有的还和曹烽站在一条线上,从头到尾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南山五中球迷山排海啸的呐喊声齐整整地响起:“五中,加油!”
  开场一分半,0:1,被南山五中领先。
  鲁大智反应过来,在前场追着曹烽打,马涛和石向东在追,曹烽满场跑啊跑,南山五中的人就笑啊笑。等他们终于追上曹烽时,裁判也追上了。拉开,劝架,这回是真打,青云中学这边有人在喊:“打倒曹烽!打死他,打死他!”
  曹烽就势被换下场。
点赞


  平静后,青云中学这边开球,鲁大智按计划,准备了一把风卷残云式的快速进攻,以压倒一切的优势,攻入对方禁区,起脚射门。位置不好,又远,偏多了,但依然迎来青云中学这边巨大的呐喊声,然后是南山五中那边不小的嘘声。
  旁边的人还在激动,阚军已经傻了,鲁大智拚命一击,被南山五中并不费劲的化解,他不仅看出南山五中早有准备,而且已经变阵。这个阵形太熟悉了,正是“比目阵”,倒置的进攻队形,人盯人盯死人,南山五中刚刚进球的高大前锋已经跑回后场,死死地盯着鲁大智,站在他的影子里,咬不死他咬残他!
  往后基本上没有什么可看的了,他知道。南山五中完全放弃了任何进攻机会,根本就没有组织进攻。而青云中学,刚刚失球时,还并不是太在乎,可随着时间推移,青云中学的情绪开始失控,每一个丢球的人都在那里骂并不在场的曹烽……
  中场休息的时候,鲁大智和马涛很激动,但石向东和乌珞很清醒,一个劲地劝说,要稳住要稳住,不要中了曹烽的奸计!曹烽的奸计就是让大家乱,千万不要乱,把比分先控在0:1,有时间有机会再赢,石向东说:“上次我们就是这样急乱了才输的。”
  “那是你们!”鲁大智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是场上队长,于是整个球队都乱了套。青云中学教练训话,直接开骂,“人盯人就把你们几个盯死了啦?还踢个球?”
  他心里明白,这是往死路上去。但他也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下半场,越踢越乱。最后十几分钟,南山五中又换了新人上来死扛,青云中学的队员全都围在南山五中门前混战,依然打不进门。突然鲁大智带球突破,眼看有戏,却在禁区里被挤倒在地!
点赞


  “点球!点球!点球!”一阵狂喊,青云中学多名学生从外围往里冲,被保卫阻止在场外,全场乱起来,比赛暂停……几分种后,裁判判定是禁区外触碰摔倒的,是间接任意球……两边球迷开始对骂,青云中学有学生冲击进场,二话不说,跑到裁判身边就是一飞腿,被追过来的保卫按倒在地……
  场面安静下来后,高三的陈猛主发任意球,往后一倒脚,鲁大智往前一冲,猛一发力,略带点弧线,直挂球门远角,可惜啊,鲁大智心神已乱,球挂在门角的上梁,一翻身高高弹起,落下时被对方门卫飞身起来稳稳地收住了。门卫落地不语,一弯身直接一脚开到青云中学这边空空的后场,立刻就有红衣服狂奔而去,好一波快速反击……明明知道南山五中只派两人来反击是闹着玩的,青云中学还是全线后退,全场去拚抢,队伍已乱,已现乌合之态……
  终场哨声响起,全球暴乱开始。鲁大智直接脱了球衣,光着身子和裁判打成一团,这就像冲锋号,就像旗帜,一大群人潮水般冲到球场上。很少输球,从未受辱的青云中学队员和大量愤怒的球迷,开始追打南山五中队员,顺便打起了保卫人员,场面全部失控。人多势众的南山五中球迷,也跳进场来撕打,但只一波冲击,就不堪一击,很快被打散了。
  阚军从开场起就知道会这样,现在木然地看着这一切,不知所以。曹烽早知道只有开场那一分钟的机会,好像硬币都没抛,后来裁判起争端更证明有猫腻,但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青云中学的内心被打跨了,输急了,事态扩大,变性质了。
  他是明白人,他今天才知道,当个明白人,原来是这么痛苦!曹烽怎么还会回青云中学?他敢回来,保证会被大家打死在座位上。
点赞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