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
没有帐号?注册

长篇励志:流萤时代--北大家长笑忘录

楼主: kanziyan 查看: 23308 | 回复: 488


  14残局
  
  曹烽这么讲,是有道理的,因为班里面有老师的密探,甚至是学校的奸细。这点苗家伟能肯定,阚军也确定,因为苗家伟被抓现行,应该是内奸所为,而且,这个内奸很有可能就在苗寨。
  光天化日之下,教学时间冲进教室,大打一架,流血满地,人进医院。这么大的事,万众注目之下,何须内奸告密?曹烽叫了几个人从总务处领了工具把门修好,一切似乎就跟没发生过一样,地板上浅黑的血迹逐渐消失。
  在曹烽的考勤薄上,鲁大智请了一个长事假。阚军很好奇这个假条谁写的,内容是什么。估计鲁大智最难受的是,为什么359班这么多兄弟,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打翻在地上。而关于足球比赛,好像是久远的传说了,尽管还有人在踢球。还好,手球队没有兴灾乐祸。
  想着开学时米警官的警告,觉得是一个玩笑。事情过去好几天,就算事关重大需要研究,甚至报警,但堪查现场的话,真警察都该出现了,而现在,班主任米老师都没现身。
点赞


  周一的英语课,在全班的迷惑中,进来了一个新老师,叫萧雪,是刚从大学走出来的科班生,尽管透着几分幼稚,但绝对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严肃到上了大半堂课,才突然说自己是新来的班主任。
  语文老师换了,英语老师也换,这都不叫事,为何班主任说换就换呢?在这紧要关头,人生安全都难以保证的情况下,米警官居然换走了,太叫人崩溃了。初出大学校园的新老师,如何驾驭得了这个闹班呢?阚军敢保证,萧雪老师那天在场,估计会像女生一样吓得尖叫。
  萧雪还是英语老师?她不仅人材一般,而且一点都不洋气。整个人略胖,不戴眼镜,一点威严都没有。据说是隐形眼镜,她看人时两眼是无光的。
  萧雪老师说:“我理解同学们的心情,但也请同学们理解我的心情,听说班里现在发生的一些事,我们老师和学校也是有责任的。我没有什么带班经验,但有一颗真诚的心,希望和大家能够成为朋友。”
  换个时间,比如新开学;换个空间,比如没有米警官做比较的教室;这样的讲话估计还会迎来点掌声。但现在,听到的是喝倒彩和起哄。萧雪老师显然慌了起来,忙点了班长曹烽的名,让他去教研室报到,然后就离开了。
  曹烽刚一走,黄永庆立刻就跳上讲台,把萧雪的讲话夸张地变调地复述了一遍:“……我希望和大家能够成为朋友……没有朋友的同学请举手。”
  后排男生都高高举起了手,所有男生都在举手,阚军不得不跟着举了。这时,马涛就在喊:“搞错了搞错了!”于是把手放下。男生狂笑,因为谁都知道他天天喊于美人。阚军笑着,猛听见马涛喊了句:“国军,你是不是也搞错了?”这回阚军笑不动了,这不仅仅是女生也听到他外号的事了,他看赵江生在那儿捂着嘴笑,便猛然站起来,向赵江生走过去。
  大家一边互相取笑着,一边把手都放下来了,何晓飞在喊:“于美人是我们大家的朋友。”
  阚军还未走近赵江生,赵江生就起身迎他,一把拉他到后门,小声说:“马涛只是猜的,我都不知道是谁,怎么猜?不要多心啦!”
  阚军放了狠话:“你要猜到我就认!”
  赵江生说:“我以人格保证,绝没有那个意思。”
  这边,教室里的班干部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更多的同学随意离开了坐位,开始聊天。隔着他这边五步远,苗家伟就喊:“我来也!什么情况?”
  赵江生说:“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商量再选你当班长,给个意见?”
  苗家伟便将赵江生追打出去。马涛跑过来,拍了阚军一把说:“想多了没意思!”跟着就追出去了。他拿眼扫了一圈教室,看大家都没有异常,这才拿眼看了看戴馨的背影,跟没事人一样回到座位。
  周一的教室最乱,359班就跟一群刚刚从监狱中放出的少年犯一样,不能说狂欢吧,但连女生都站起来走动。女生吕梅挤了男生李壮的桌子,书掉一地,李壮大声埋怨她,她不甘示弱,说李壮故意把书放在外侧让她撞的。平时顽皮的李壮涨一下子就红了脸,大声和女生吵起架来,那个意思是说,怎么会看得上你呢?吕梅没吵两句就气哭了,女生们一下围过来,一边劝一边群起攻击,说李壮说话太不要脸,说他耍流氓……李壮就晕了。男生边看热闹边穷开心,何晓飞过来解围,对着一群女同学说:“请不要闹了好不好,人家壮哥刚刚新交朋友了,是萧老师好不好……”
  女同学们没有反应过来,李壮气急败坏狂追何晓飞,直接打到教室外面去了,在走廊深处都能听得见打得啪啪的声音,只是不知道谁打赢了。
  阚军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他看见戴馨一直坐在座位上,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心中越发觉得崇拜起来,同时也越发鄙视这个班。
点赞


  米警官走了,留下一个烂摊子,现在在萧雪老师手里,只会更烂。
  往后的时间里,他感觉到一点点沉沦下去。宿舍里也变得乌烟障气,苗家伟、马涛他们常在宿舍抽烟。经过这番大事,苗家伟觉得自己更冤枉了。这样打完架,屁事都没有,他抽个烟居然背了一个处分。他听说曹烽也在大白天抽烟,就更不怕了,也敢在白天点支烟往床上一躺,高兴唱两曲,边抽边唱边对那个想象中的内奸放狠话:“谁敢不识抬举,保证让他住不成校!”
  班里的坏蛋多了,小偷也出现了。早时,他的电子表被偷,他都没敢说,因为完全没有怀疑的对象。这样乱的一个班级或宿舍,不丢点东西才不正常。只是,家里迟早会知道,他很难回家交待,他准备想办法攒点钱,弄个旧货充充数,但是想到要花钱买书看,想到买本琼瑶的书送给戴馨,顿时又觉得心烦意乱,愤怒起来。
点赞


  期中考试就在这种乱象中来临了。为了这场考试,他努力过奋斗过,担心过、害怕过,但当真正拿起笔答题时,却全然找不到感觉。他就像一个刚摸枪就上场的新兵蛋子,毫无准备就挂彩了。
  考完试的周末,回到熟悉的家,一觉醒来,感觉在青云中学过的日子,就跟梦游一样,那样超出想象力,太不真实了。
  期中考试成绩同样的不真实。359班虽然追上360班,第一的位置却被361班占据了。第一名还在359班,但已换成章若兰,曹烽屈居第二,而且差了不止一两分,是整整18分。当然,语文整体成绩不理想,是大家失分的主要原因。同学们却异口同声地说,期末才是市里统一出题,才算大考,整过360班就算赢,回头再收拾361班等等。他们全是豪言啊,不了解情况的人,听了一定会激动的。
  他的成绩上升了两名,全班36名,别说在年级50名之外,只能讲是百名以内。这个结果是让他失望,他原来的感觉是,30名内不敢想,30名的边是能靠的。
  但与名次相比,环境的恶劣才是他担心的。他不了解苗家伟,也许他原来在自己初中班也是人物,但他在青云中学完全不是个儿,他就没意识到?他想起宋含、钱利仁的变化,就觉得不真实,一年前,这些老青云的同学都是他羡慕的对象,即使今天,这些同学的成绩都在他之上。
点赞


  半期以来,他发现,省重点中学跟子弟校最大的不同就是,子弟校的老大完全是混社会的,而青云中学的老大同时在读书,有很多尖子生。至于曹烽,别说超过人家了,连了解他都不可能。曹烽不仅有霸气,骄狂得狠,关键是新来的萧雪老师太弱了,就这样的班长,她还多次在班上表扬他,说他办事沉稳踏实,群众威信高,是她的得力助手。他是威信高,进进出出总有些人跟着,其实全是乌合之众,苗寨他都摆不平。在359班外,曹烽好像认识的人也很多,圈子很复杂,他都能看出来,萧雪老师怎会不知道?
  当然,359班狂拽的人还很多,只是领域不同而已。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是不屑于和低级怪兽打斗的。
  语文毛洁老师布置了一个很无聊的作业,续写《狂人日记》,没想到选出一个真正的狂人,足球少年王冲居然也是一个愤青,他写到:
  今天晚上,很好的耳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天;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谁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恨得有理。
  ……
  我睁开眼睛看看,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招牌写着“百年青云”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纸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
  不能想了。百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他们正在被吃……
  然后,王冲把此文在全班男生中传阅,又在座位上狂笑几声,交了上去。语文科代表戴馨听闻后犹豫半天,还是翻找出来看了,吓得立刻站起来递给章若兰,于是女生也传开了。
  转完一圈,章若兰把作业本还给王冲,劝让他别交了。
  “就你事多。”王冲一边说,一边再次把作业交给了戴馨。戴馨脸有难色地看着章若兰。“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章若兰抱起语文作业往戴馨身上一放,就把她推出教室去。
  戴馨交完作业回来,将扣下的王冲的作业,悄悄交给了曹烽。
  曹烽收了,冲一脸苦难地戴馨笑了笑说:“救救孩子吧!”
点赞


  回到宿舍,由曹烽提意,宋鸿代写了一篇新的:“救救孩子……十多年以后,狂人猝死之地终于建成了一个大学堂,堂前参天大树,楼后别有洞天,一旗高挂云端,上书齐天大学四个大字……百年以后,成了绍兴人的骄傲……无量功能,载入史册。”
  尽管萧雪老师依然批评了这篇续写的文章,但王冲极佩服宋鸿的原创力,连叫三声好笔!他跟着起哄,心里想的全是,为什么自己没有这个才华呢?哎,读的书太少啦!
  后来,王冲的原稿和宋鸿的代笔还是被萧雪老师知道,王冲、戴馨、宋鸿这三个完全不搭界的人,同时被叫去问话,要不是曹烽再次挺身而出,把事扛了,这几个人都会写检查的。
  曹烽宿舍大声说, 359班那个谁都搬不动的狠角色——奸细,还在活动中,成了永不消失的电波!
点赞 1

  15笑骂
  
  日子还需过,经文剩许多,江湖依旧在,几度夕阳错。
  这是宋鸿写在门背后的打油诗,让人佩服。
  三点一线也好,平行四边行也罢,阚军一边感叹着一边继续努力着。他想静心下来奋斗到中流名次,但苦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足球队又得训练了,大家有气无力的。鲁大智没来,马涛带队。大家心里都明白,就算鲁大智在,也难赢360班,不在的话,那就输定了。马涛很现实,他说,现在这个军心,只求不垫底,如果输给文科班他这一辈子就不用踢球了。
  苗家伟出主意,说请个外援,被马涛否决了,谁不认识谁呀?苗家伟的意思是,至少请一个,认识又怎么样,还不能找补点回来?大家觉得也有理,就由他们俩商量去了。这两个笨蛋,人还没有请定,消息就走漏了,360班石向东就过来挑事,说要请就请他吧,请吃一顿饭的事儿。
  上次事还没完!阚军在心里喊,他头一次有了打架的冲动。第二天早晨还没起床,就听见对面360班宿舍乱了套。他出去,楼道里围了一些人在看360班宿舍的笑话。石向东昨天晚上睡觉,好像是内裤都被人偷了,正光着屁股被他们宿舍的人嘲笑呢。进去看热闹的被请出来,都弯腰大笑。门里面,此起彼伏的笑声甚大。
  大家不明就里,只是跟着笑,一时间积压的怨气化作了浊气消散而去。
  下午继续踢球,曹烽穿着球衣球鞋过来了。马涛宣布,359班足球队新队员曹烽!踢中锋,补他原来的位置,他补鲁大智的。
  密谋半天,整了这么一个外援!
  曹烽和足球队的一一碰了下手,依然还有平日的轻慢,根本不像新队员,跑一圈下来,就开始指挥人。平心而论,阚军不服,他真没看出曹烽踢得有多好,说实话,曹烽会踢球,本身就让人惊讶了。苗家伟不太会踢,在旁边小声发表意见:“跟我一个水平的!”
  半场下来,曹烽老实了,他跟马涛商量了一会,过来叫阚军说:“你来踢中锋,我补你的空!”阚军表面说好,心里想的却是:班长兼队长?
  说实话,在萧雪老师的信任下,曹烽已升职为班主任助理,兼职太多了,打考勤、管宿舍、带晨跑、监值日这些班里的杂事要管,检查、评比、慰问、捐款等学校活动要干,兼数学课代表和计算机课“大内总管”,兼理化实验室总管……偶尔兼手球队书记,如今要兼足球队书记了,他累不累?
点赞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大家有点怕他,他扛着个原222班班长的牌子比较吓人。苗家伟下来给马涛讲这个意思,阚军等私下也表示赞同,不能因为曹烽刚摆平了一件事,就让他狂,而且他立场不对,他去送党爱民没管鲁大智。
  “人家自己要求来的,我有什么办法?”马涛说。
  “他想来就来啊?谁同意的?谁?”苗家伟立刻就跳起来了,好像就他一个人不怕曹烽。
  “你就不会用脚想想,你敢不同意?人家是好心,有他谁还敢整我们?”阚军说了句公道话,今天曹烽来,确实发现其他班的人都让着道。
  “大脚同意的,他他妈还让阿黑带队。”马涛说,原来他烦的是鲁大智看不起他。
  名义上还是让马涛带队,但实际上曹烽跟党代表一样,除了技术,什么都管。鲁大智不住校,曹烽住校,于是足球队增加了晨跑,一跑就五圈八圈,这原来都是曹烽小圈子的作业,他总带着徐逊、杨远等跑步,镖局姜君悦和聂永贵等也跟着,风雨无阻的。阚军因晚上喜看书,最烦早起了。但曹烽做事出了名的认真,一亮灯就掀被子,苗家伟说,考勤都打到床上了,真的没法活。
  这天早晨,大多数同学都半醒半梦时,曹烽开始掀被子,苗家伟突然就大叫起来,光着脚跳下床,把楼板踩得咚呼直响,忘记了楼下高二学生会上来报复。
  “这是谁干的?这他妈是谁干的?”苗家伟发出一种夸张和绝望的声音,尖尖的飘出苗寨。
  只见苗家伟掀开背心的前胸上,有一个用毛笔画的美女,吐着长舌头,他一边说,肚子一边动,那长舌头好像打着卷在动着,一瞬间,笑翻一屋人,哈哈哈哈……苗家伟不明白,他的脸上也有杰作,一对毛笔描的假眼镜挂在一个黑点鼻头上……见有人指他脸,就乱摸了一下,脸上急出的细汗混着墨水铺张开来,整个脸就晕成黑色了,衬着白牙呲着,怪吓人的……哈哈哈哈,阚军从在床上笑坐起来,又笑躺下,再翻起来……如此反复,肚子那个痛呀。
  苗家伟没有恼羞成怒,反指着阚军这边,捂着嘴,蹲着狂笑起来,然后站起来,连翻了几个床位,一边翻找,一边狂笑;马涛跳下床,他被画了成大乐佛,小嘴笑不过画的大嘴,一边笑一边穿衣服,穿着穿着就笑倒在苗家伟床上;陈松在边上指着阚军笑,双脚在床上乱踢上铺……阚军晕了,他意识到自己也被画了,隔着背心,都能看见肚皮上画了一身的排骨,他瞬间奋起,站定在中间大喊:“谁干的?”
点赞


  就这样,也没有弄醒死睡的黄永庆和何晓飞。黄永庆上身被掀起,白白的身体上被画了一个大萝卜头,直指胸部,最恶心的是胸前还画了两笔,疑似胸衣。而何晓飞,头上罩着不知谁的内裤,脸上画得更难看,张着嘴呼吸中……
  阚军心里平衡了,终于没有忍住,又笑了起来。这一笑,怒火就消了多半。然后再看,他上铺宋鸿一身都印着官钱道符,衣服上都有;对面下铺的陈松左脸上点了美人痣,右嘴角画了一个大獠牙,手心画一个胖小人;陈松的上铺令夏被拉下来,肚皮上画的全是鸡腿、串串;中间上铺的徐逊、季寒舟等死活护着自己的衣物不让看,下铺就是黄永庆和何晓飞这一对活宝,居然还睡着。远处,苗家伟和马涛看着杨远狂笑,杨远画的是眼镜和手表,眼镜挂在嘴上,手表带在头上……一个个醒来后,都是由狂笑到狂骂,再乱笑……就这么笑着闹着,分不清是笑别人还是烦自己。苗家伟再次跳起来,指着中间的曹烽大声怒道:“把衣服脱了!”众人这才注意到,曹烽不仅脸是干净的,衣服也早穿整齐了。曹烽每次是最早叫床,这很正常。这时闻言,掀开上衣自己瞧了一眼说:“好像我没有啊。”
  “就你一个人没有?!”苗家伟呼的冲上去,拉着曹烽的衣服就开扯,完全是扯开就要咬人的架式。这时,徐逊挡了一下说:“阿鼠,冷静点!”苗家伟闻言扬手就是一下,就把徐逊的眼镜打飞了。他打曹烽
还有点忌讳,打老实人徐逊很随便。
  这一打,大家都急了,呼拉冲上去挤到曹烽面前围起来,讨要说法,你推我攘的,曹烽招架不住。“你说怎么回事、谁干的、不是你是谁、谁主使的?”等全是这类话。
  阚军在外面看得真切,眼看着曹烽就被群殴,心中快意,心想:“狗日的曹阿黑,不是他干的,肯定跟他相关。”
  徐逊再一次站出来拉住苗家伟,说他保证不是曹烽干的,理由是他不相信!这会儿外面进来些人,笑也不是,劝不也是,乱着呢,苗家伟再次扯脱徐逊的手要打曹烽,又听见人群中有人喊:“肯定不是阿黑干的。”
  更多唱白脸人过来把苗家伟劝下来了。
  苗阿鼠要打曹阿黑,不易。
  苗家伟坐在床上细细地看着自己的肚皮,情绪低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突然又激动起来:“我知道你们都惹不起曹阿黑!”阚军这时全没了笑意,他看着曹烽很坦然的样子,实在想不出谁会干这事。苗家伟再次拉着曹烽:“不是你干的,你倒是给我查呀!”旁边人又忙着拉开。
点赞

点赞


  正是早晨,源源不断的学生起床后往这边涌,苗寨围满了人,里面人在乱闹,前边的在大笑,后边的一脸好奇。镖局的吴奇岩好不容易挤进来,又挤出来,在楼道里狂奔:“出事了,出大事了,外星人撞地球了。”余忠威看完回来对他说:“快看看自己屁股上有没有?”吴奇岩立刻就没了声……
  这边黄永庆在何晓飞的床上找到自己的衣物,一边穿一边骂:“人恶要发狂,人善必遭殃。”他看苗家伟红着眼盯着他,就像模像样整理床铺,把自己床上不知是谁的衣物扔在地上,然后坐直了,正对着苗家伟开始祈祷:“黄天在上,大军在下……整人害人的,全家死绝,八辈不得超生,为牛为马,为虫为蛆……南无阿弥陀佛,唵嘛呢叭咪吽……”苗家伟气不打一出,一脚就踹过去了。
  黄永庆脸上本来画着,被这一踢气得变形,脸色涨红,更难看了;而对面一直都嚷嚷再睡会儿的何晓飞,睁眼时正看到这一切,在旁边暴笑起来;黄永庆看到这个大土豆头顶着内裤,满脸乱涂毛毛样,居然忘记了自己被踢,爆发出哄笑声,引发周边的人一起狂笑……何晓飞意识到自己被整得最惨,衣服还在地上被人踩,一跳老高,一边狂骂,一边把裤子扯下来撕破,黄永庆刚喊“我的别撕”,何晓飞一个鹰爪抓将去,直接就伤了他面门。黄永庆大喊一声,扑上去左右开弓。苗家伟过来,抓着黄永庆又打,马涛一人踢一脚,都没得制止……稍稍平息一点,徐逊才小声说:“不一定是苗寨的人干的嘛!”
  是啊,宿舍晚上又不关门,谁都可以进,身上没墨的,何止曹烽一个人?证据?除了这条不知是谁的内裤,就是画画用的毛笔,毛笔应该没有干。
  立刻就有人冲出去直奔镖局翻起文具画笔。苗家伟这会儿顾不得难看,带着马涛等去其他班的宿舍翻东西去了。
  “笑你妈X,再笑咬死你!”苗家伟出现在走廊里,瞬间又恢复了不要命的样子。
  曹烽这时把上铺的人都叫下来说:“都去洗了吧。”杨远和季寒舟应声出去。黄永庆说:“我不洗,这是证据,我他妈要知道是谁干的……”何晓飞一边说“你研究吧”一边把破内裤扔过来。
  苗家伟去各宿舍游行一圈后,似乎没什么收获,走回门口定定地看着曹烽。曹烽走过去,把地上的内裤捡起,徐逊跟过来看,突然就悟出来了:“360班干的,这像石向东的内裤?”
  359班的人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呼啦一声全冲出去。正巧360班有人过来看热闹,就眼看着人群中一条运动内裤被高举着,359班的人就像举着自由的红旗,呼的一下冲进对面360班宿舍,吓得在门口的几位同学智商瞬间为零,没往旁跑而是直接退回去了。在苗家伟和马涛的领导下,359班的抓着360班的按在床上逼问。苗家伟一把抓过内裤,套在没穿好衣服的石向东头上,马涛上去就开打,根本不顾校队的情面……
  “别打了,雷师傅来了!”曹烽大喝一声。马涛顿了一下,立刻闪了出来。
  “干什么!都别动!”一声内力雄浑的暴破音,全部停顿了,雷师傅站在门口,一堆被楼上动静折磨得快疯掉的高二学生围在身后。“没事的都去上操!”
  “上操,上操,上——操,操……”高二陈猛为首的一帮人,趁火打劫,过来一个个拍头修理,然后,当着雷师傅的面,把几个打架的押到楼下办公室去了。
  三下五除二,暴力清场完毕。阚军乘乱跑下楼,找个水龙头狂冲,衣服都湿了,都没洗干净,一边洗一边骂狗日的360班,太阴了。
点赞

本帖最后由 kanziyan 于 2017-2-17 07:02 编辑

  16无间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一直是个谜,大家都睡得跟死猪一样。
  从课间到午饭,从操场到宿舍,一直到晚上,大家都在分析思考这个问题:这到底是谁干的?
  苗寨这边,黄永庆一边分析一边演义,拉着阚军,把他想象中的案情表演出来,结论是肯定不止一个人,否则无法把上铺画全,因为黄永庆上铺徐逊的蚊帐厚而长,一个人整不动。杨远一直笑,说不需要这么费力,继续念经就管用。阚军问上铺宋鸿,他身上的道符是什么意思,宋鸿突然就生气了,一转身不理人。对面上铺令夏说“我知道”,开始翻找床上的书,然后喊“有小偷”,他压在书堆里的盒子不见了。盒子里有他视为宝物的纪念币,那是一套1982年发行的狗年纪念币,金银各一枚,一直是他的镇宅之宝。下铺陈松说,是不是放错了,或者掉下来了,忙着帮他找。
  死气沉沉的宿舍又恢复了活力。大家开始查自己的东西,还好,都没有丢。于是又怀疑令夏是不是搞错了,令夏都急了:“肯定是画画的人干的!”这边下铺的何晓飞应声道:“怎么可能?”
  曹烽一直盯着这边看,莫名其妙地笑。
点赞


  也许当事者迷,旁观者清。镖局的赵江生,一直对此事保持了热情,他以最大的同情、最强的关注和最理性的分析,成了事件主持人。第二天,他以“HP专案组”为名,在镖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HP就是画皮的拼音。赵江生把一整天大家整理的事实,重新分析归纳,并把观点分为三派:
  第一派认定是360班干的,原因有三。一是现场分析:下铺画得多,上铺较少,门口画得多,靠窗较少,曹烽没被画的原因可能是没来得及。二是动机分析:360班之前有被深夜点唇画眉的事,虽然他们没声张,可是石向东的裤子被偷大家都知道,他不承认没用。 三是行为分析,为什么359班只有一个宿舍被画了?为什么单没曹烽,这是作案者嫁祸的手段。360班人喜欢玩阴的,一定是他们干的。
  但这派也有疑点。一、 为什么苗家伟被画得最多,他是下铺但在最里面。二、内裤怎么回事,这不是摆明着让人找麻烦吗?三、就算是360班干的,单个人还是团队?团队怎么没有响动,单兵作战,谁又有这样的胆量?
  第二派认为是内部作案,原因也有三点。一、没有动静,如此沉稳,还画得很详细很有耐心,内部人可能性极大。二、这个人胆大心细,作好了嫁祸准备,无论是曹烽还是360班,都能规避自己。三、很大可能是他自己把自己画上了,这就是说,这人在苗寨。这一派的疑点是,这个人的动机是什么?是为了嫁祸还是为了娱乐,最后被抓住,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第三派认为,是内外勾结,这个内外不排除宿舍内外。其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报复取乐,唯恐天下不乱。于是镖局的几个闹将成了嫌犯,当然,也不排除361班的坏蛋在行动,他们好取渔翁之利。
  赵江生总结说:目前第二派的人占主流。
  阚军也在想,赵江生为什么不提他之前认定的那个奸细?这个奸细报苗家伟抽烟,不报曹烽打人?这个奸细打了很多报告,人人自危,为什么偏没曹烽什么事?曹烽就是那个奸细。
  于是阚军说:“肯定是奸细干的!”赵江生马上说:“不排除任何人,特别是昨天晚上起过夜的。”提问讨论开始升级,人身攻击正式登场。晚上不爱睡觉的、经常起夜的、说过梦话的、半夜放屁的……对曹烽有意见的包括惦记于美人的、嫉妒他成绩好的、被打叉叉多的、背后说过怪话的……对苗家伟有意见的包括被他打过的、骂过的、咬过的等。
  林霜突然说:“起夜就好了,东西就不会丢了。”然后呼吁:“小偷更讨厌,要不要也成立专案组?”
  “嗯,关于ZZ专案组,就是捉贼专案组。本组长申明与HP组无关。”赵江生立刻表示。
  阚军很吃惊,他马上就说自己丢手表的事,林霜问:“谁是ZZ的,快说?”大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又陷入了新的狂聊中,小偷的打击面更大,大家统计一圈,丢的东西还真不少,书本、钢笔、口琴、手表、鞋……值钱的都丢,有一阵时间了。
  赵江生这才说:“ZZ专案组本不存在,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一帮人嘻嘻哈哈,这才慢慢散开去。
点赞


  几天后,兴奋渐渐退去,这事慢慢要被忘却时,有天晚自习,黑板前突然围了一堆人。
  一个高人贴了一份怪文《无师表》。
  先师创业未半而中道封阻,今江湖几分,人心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先师虑善、贼不两立,学业不偏安,故托在下以讨贼也。以先师之明,量在下之才,固知在下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学业亦亡。
  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之反复,以弱克强,在下不得已亲躬细作,以践三十六计也。
  初,某君昆仲夜袭乌巢(对面乌珞宿舍),画龙点睛、栽赃陷害、一石三鸟,手段不表。其深入巢洞,直捣敌首,至其内乱、增其恐慌、减其锐力、意除石贼,冲抵曹营鲁大智之账也,此乃围魏救赵之计01。计未成,人敬之,可歌!
  乌巢小辈群鬼中计,家丑不敢外扬,陷入内乱之中。曹营群雄一不见效二未解恨,再攻击之,见其防而未果。有狂徒遂自残,挑拨事非,欲聚众再攻之,此计声东击西02。于此沦为下策,覆水难收,可叹!
  此役重大,孤掌难鸣,于是狂徒抛砖引玉03,义赚猛将一名,可否?狂徒和猛将自践曹营,自辕门至帅帏一路袭来,如履平川,士气高涨,得意忘形,并顺手牵羊04,虐其衣物,戏其相恶,可恨!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其中弄醒一人,不得已全盘相托,引其人下水,故又多一亡命匹夫。匹夫入伙偷梁换柱05,公报私仇并转移陷害,可有?匹夫鼎力相助,胡画乱涂,青出于蓝也。猛将于心不忍,心生退意,就此金蝉脱壳06,可爱!狂徒观猛将退出,羡慕不已,便思一计上屋抽梯07,诱匹夫起了狂心,并预埋玄机断匹夫后路。可鄙!狂徒匹夫相续攻击,并相互鬼画以避真情,此苦肉计08。可耻!
  灭曹烽时出现争议,狂徒曰乌巢不敢取曹烽首级,假戏真作欲放曹。并预计曹烽必自辩,更能嫁祸乌巢,聚众狂攻乌巢,此连环计09,可待。
  狂徒匹夫逍遥作案,来回返工,毁具结案后放心大睡,醒时坐等翻天大乱,实为瞒天过海10,可愤!晨起狂徒先击曹烽,大家群而攻之。其目露凶光,欲借刀杀人11,可怕!杀人未果,狂徒假痴不癫12,吵闹不休连续演戏,以混视听欲达其计,先灭曹烽后起暴乱,可见?
  曹烽思此案不凡,若大场面何单为己设?于是以逸待劳13,静观其变,可好?而后,黄永庆在现场指桑骂槐14,欲折狂徒,被莫名其妙暴打,可悲!曹烽悟出几分,一招欲擒故纵15,欲探明案犯真心,可能?曹烽举起内裤,又一招调虎离山16,让狂徒带队攻打乌巢,其一观其从犯,其二欲抓奸细。曹烽欲借此计,逼奸细显形。奸细者,在下是也,可怖?
  攻乌巢,猛将擒贼擒王17,暴打石向东,也暴露自己,猛将者马涛也。其时人皆盘问,独马涛直打不问,且打完人还全身而退,可蠢!
  次日,曹烽远交近攻18,先招抚乌巢各寨首领,再笼络镖局,其别有用心,可知?醉翁之意不在酒,曹烽关门捉贼19,曹烽欲捉之贼,非狂徒非匹夫,而是奸细也,可信?在下与此无关,并不害怕,欲隔岸观火20,将计就计。可恨曹烽有备而来,狂徒凶匹夫恶,火势漫天,可是……在下依然故我,笑里藏刀21,略施小计,继续忽悠黄永庆,力主抓住案犯。可敬!
  黄永庆借尸还魂22,演示整个过程,实证人犯不止一人,案犯呼之欲出,曹烽却借故拖延,可气!
  曹烽明修栈道让赵江生在镖局成立敢死队,不为捕狂徒,而暗渡陈仓23,于曹营追查在下,可恼!曹营中,令夏证实当晚有贼光顾。此贼夜半起夜,见被整,心生一计趁火打劫24,取了令夏镇宅之宝,可坏。此贼出现,节外生枝,打草惊蛇25。贼敢做敢当,不惊,惊的是狂徒和匹夫,不意间有贼之名,故狂徒和匹夫死扛不认,可惜。敢死队赵江生反客为主26,大搞一通并无收网之意,其欲乘机拿贼。赵江生有禁品被盗,不敢言。可闻?林霜虚构失物,此无中生有之计27。其若被偷,绝非当晚。贼临时起意,是偷非抢,不乱偷,更难外偷也。林霜欲配合赵江生之计,昏招。愚众信之,贼也信之,窃喜有人代过,越发从容,可憾。
  续日,曹烽借赵江生捉贼之道,假道伐虢28,罗列伪证,捕了奸细在下,私设刑堂,陷害在下。并恐吓在下,谓将功恕罪,可取?
  在下身负绝技,受命于先师,功列于前朝,独行侠义,江湖闻名,岂容曹烽取笑。便以大义叱之,对曹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教曹烽差愧。既败战,不复存,太义凛然舍生取义也。但师业未尽,苟且偷生,愿助曹营一力。在下略施一计反间计29,证据齐全,愿得匹夫归案,可贺。
  匹夫者,何晓飞也,他拒不招认狂徒,此计李代桃僵30,代为受过,可愚?赵江生威逼利诱无效,决定釜底抽薪31,逼何晓飞连坐奸细与小偷之罪,曹烽曰,狂徒当晚再起,再画几笔,套裤子于其头,何晓飞恍然大悟,即惧又恨,招之,可乐。
  另见,有夫起夜,知其事不报其案,反混水摸鱼32,画了数笔以泄私愤,故苗家伟被画得最多,乱了视听。起夜者,杨远也,可证。另闻,其人中美人计33,泄漏男生信息、曹营隐私于女流,致师娘追查,美人被质,姐妹齐乱。其人者,赵江生也,反赖账在下,令人不齿,可恶?
  此《无师表》为在下树上开花之计34,罗列诸位但求恕罪,只为混乱局面抓主放次;虚张声势拉人下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可乎?
  纵观全局,江湖告急,明哲保身,何求真戏?非要追查在下,则请至曹营,观在下独唱空城之计35,可约。至此大白,狂徒只有走为上计36,跑之最快最远者,捕之不急,可结。
  小偷用兵,仿佛孙、吴,在下叹服。反复思之,小偷绝非一人。呜呼,小偷奸细,孰轻孰重?
  遥拜先师,望表寸心。青云诸君,至诚见谅。今已自白,临表涕零,不知所言。在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在下所能逆睹也。

  阚军没有看完,也没有完全看明白,就听见人群爆笑,一群人炸起,教室里乱找,楼道里乱追……刚进教学楼的苗家伟,见人群狂呼“阿鼠!阿鼠!”朝自己而来,立刻撒腿狂奔,夺命而逃,消失得无影无踪。
  晚自习阚军一直在抓紧时间写作业,奈何教室一直处于激动不安的情绪中,谁是奸细比谁是小偷都重要,跑掉的苗家伟好像根本就没存在过。
  当晚苗家伟未归床……深夜,马涛、阚军在江岸下游找到他时,发现他一个人坐在那里久久地发呆,看见手电光过来,突然受惊,站起来欲再跑……马涛过去拉住他。苗家伟喊:“我他妈为谁?我还不是为了359班!”,边说边扶着马涛,突然情绪失控地喊起来……
点赞 1

本帖最后由 kanziyan 于 2017-2-17 14:36 编辑

      17训战
  
  他们回屋时,大家都睡着了。分头上床,不敢有一点动静。阚军本想把物理作业写完,但一倒下就熟睡过去了。
  亮灯时,阚军在睡梦中被喧闹吵醒。苗家伟光着上身叫:“谁干的?这是谁干的?”只见他全身上下都画着各个怪物,来回展示着。大家醒过来,一阵狂笑乱骂……黄永庆终不解气,上去押着他,推出宿舍游行去。苗家伟低着头配合,出了宿舍,一边走还一边喊口号:“我有罪,我该死。”黄永庆振臂一呼:“打倒阿鼠!”苗家伟也跟着喊:“打倒阿鼠!”马涛过来,拿着笔在他身上又画了一笔,然后,这支笔就成了神笔,人人夺而画之,游行中断了。
  阚军没起哄,因为这一切,都是们商量好的,他和马涛劝苗家伟冷静下来后,慢慢想到了这个解决方案,自己解决比别人强迫好。机会就在天亮,快速完事后,引导大家抓奸细去。
  《无师表》估计是真的,故意写得很绕,吸引大家去解读,而淡化奸细行为,优化奸细人品,本就是混水摸鱼、声东击西、瞒天过海、指桑骂槐等多重计谋。实际上事情很简单,苗家伟拉马涛恶整大家,何晓飞醒后被拉下水,狂整黄永庆。然后,杨远起夜去画苗家伟,苗家伟起夜再画何晓飞,小偷起夜偷了令夏的东西,奸细好像一直没睡着……第二天,苗家伟找曹烽的麻烦,黄永庆猜到是苗家伟干的,何晓飞装睡,最后发现自己被整得最惨,他猜黄永庆起夜报复他,于是乱了起来,马涛拉着大家去打了乌巢。
  最后,曹烽抓了奸细,奸细抓了何晓飞,何晓飞供了苗家伟和马涛。曹烽知道奸细是谁,但他不讲,因为抓小偷还要用奸细,奸细说小偷不止一个。
  这个江湖,一点小事,拖泥带水,全部都上了场,多么复杂和混乱呀,多么激动和疯狂也,不仅爆了阚军的智商表,也远远超出他想像力。快点找出奸细来吧,他太崇拜他了,一定要向他好好学习。

点赞

相关推荐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