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
没有帐号?注册

中午,和两个新闻系老师吃饭,我问他们孩子是否子承父业,选择学新闻。两人摇头。我家也是:我从小喜欢写作,日记都写了好多本。养成了好习惯,从此写小文章不太费力。孩子不怎么喜欢,学校训练得也不够。平时不写,需要时才动笔,结果当然为难。

我注意到,某天,小朋友为一篇小文章,坐在那里愁眉苦脸。我默默在一旁观察,发现他写作顺序大有问题:他一边在想,一边在写,一边在改,改着改着就开始烦躁,然后就崩溃了。

我建议他写的时候只顾写,修改等写完再说。没写几句话看着不顺眼,又回去改,过程当中,新的想法势必鸡飞蛋打,已有文字往往也失去依附。写作的几个子程序一起上,会导致原地打转,把自己绕晕,也会让人早早倦怠,影响心情。要知道,心情和创意是很有关系的。

这么说比较抽象,我就用美国人常用的说法告诉他:写作不同阶段要戴不同帽子。哪些帽子呢?这里不妨分享一下,但愿对其他小朋友有益。

6ecd0b3f57c74f23a19555c6aeb4b802.jpeg


第一顶帽子
魔术师的礼帽
这是狂想的帽子。变魔术的人,一会儿从帽子里掏出一只鸽子,一会儿掏出一支玫瑰,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他帽子里掏出来什么名堂。写作之初宜狂想,宜大声思考,宜思维倾倒(brain dump),宜头脑风暴(brainstorming)。这时候可用思维导图、提纲、涂鸦——怎么方便怎么来——去快速记录。

此间思维发散,忌论断,忌过早“收心”,以免好想法胎死腹中。自我判断如大风,会让好的想法,一片一片又一片,飞入芦花均不见。思维尚未发散殆尽,暂莫征求意见。师友善于鼓励和诱导的还好,若比较负面,依据自己的认知,给你打棍子,损失就大了。

第二顶帽子
工人的工地帽
这是干活的帽子。说写作是“码字”也好,“笔耕”也好,都是用辛苦劳作为比喻,实际情况也是这样。干活都不容易,需要全神贯注。这时候要对思维倾倒而出的提纲或草图展开思考,去伪存精。然后要一行一行往下码。

此时仍需减少自我或外在判断。工作帽也是安全帽,免得干活中间有人干扰,有话分心。等字码完,心情如释重负,修改也好,征求意见也好,收效都会更佳。

除创意写作外,写作不一定非得让全部想法写完,才可收工。写作得保持每天“工作量”,但留个想头,次日上手更容易。电视连续剧除大结局之外,每一集总在最精彩时结束,这样的“临崖”剧情(cliffhanger),才会吊人胃口。人脑也得这么哄。

写作需“临崖勒马”。我个人认为,不要把自己写得油尽灯枯。若写到筋疲力尽,大脑一片空白,次日自我动员更劳心,“起势”做事也更费力。戴着工帽的工人,准点下班,次日再来。此是人体所需调节,工作所需节律。

第三顶帽子
步行时戴的便帽
这是编辑的帽子。这帽子要在草稿写完再来戴。完成初稿,若有可能,先放一放,过一阵子回到文章里踱步,回到段落间游走。这时,先不要去管文字的润色,而在布局谋篇上调整。

该阶段需要考虑的问题包括:哪些文字可以删掉?那些地方需要强化?哪些段落可以调换?哪处转换不自然?若是说明文章,哪里细节不清楚?若是论述,论证逻辑有无错误和盲点?证据是否信实可靠?这一切思考,伴随着大刀阔斧的增删与修改。

第四顶帽子
警察的大盖帽
这是校对者的帽子。这时编辑已基本完成,文字需精雕细琢。我们摇身一变为文字警察,专抓文字疑犯,包括检查拼写、语法、修辞、风格上的各种问题。让文字精炼,也为这一阶段的必需。有经验的园丁,会在春天修剪玫瑰的枯枝、病枝,和相互交错、影响取光的枝条。修剪让玫瑰更娇艳。

文字自己改,难免会忽略一些盲点。若可能,找编辑、老师、朋友帮着看自然最好。美国很多高校还有写作中心,免费帮学生看作文。还有不少软件可帮大家检查语病。英文写作者可利用grammarly等软件,或Turnitin的ETS e-rater功能,查找文章毛病。

不要太相信一挥而就的传说。大部分好文章是修改出来的。写作和其他事一样,应有自己的时机。创意有时,写作有时,修改有时,校对有时。若能如此,再加上常常操练,我相信写作者的兴趣,会一天胜过一天。



来源于网络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