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
没有帐号?注册

本帖最后由 草帽1号 于 2017-5-26 15:38 编辑

  做一档不正经的语文辅导内容,我们是专业的!草帽老师语文大讲堂,我们与你相约家长帮,不见不散!

序言第一更第二更第三更第四更
第五更第六更 第七更 第八更 第九更
第十更 第十一更 第十二更 第十三更 第十四更

(点击上方即可查看文章)

30_avatar_middle.jpg
点评
支持: 5.0

正堂老师 发表于 2017-4-14 15:26  详情  回复

支持: 5
继续加油:)

回帖赞 (查看排行)

  很明显,这并不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标题,从效果达成的角度来说,也许并不使人满意。事实上,一直想要找到一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当学生这么多年以来的学习过程。虽然现在是一名数学老师,但一路走来,语文成绩还是给了我一些沾沾自喜的资本,也在某些重要的考试中,拿到了某些重要的分数。因此便有了这么一个想法,跟各位孩子还有家长,漫谈一下我过去的语文学习经历。

  这只是一种感受分享,并不是纯干货的分析,我会花几次时间,断断续续地更完这个帖子,我既不能保证趣味性,因为学习是件相对严肃的事情,也不能保证严谨性,因为你瞧,写到现在,我甚至连到底是用插叙还是倒叙开始这个文章,都还没想好。

  上大学的时候,最大的感受是,功能大于爱好,被动选择多于主动选择。原先觉得那些学中文的学生,必定是白衣飘飘,文思泉涌,气度不凡,但身为一个文科专业相对还不错的院校的一名理工科学生,事实上,我们很难从人群里准确定位,甚至从文笔里想要合理拔出立群之鹤都很难,当然作文章只是语文的一部分,甚至从应试来说,是相对较小的一部分,仅从大部分的背诵和做题技巧的角度,语文学习远没到拼天分的程度。但是确实拔群于众人,肯定是需要超强的理解能力的,丰厚的长期积累,自由而多感的笔触,对身边诸事的细小观察,小而不忧的自我矛盾。但是这些也跟废话没区别。人是不可能被自身擅长的东西束缚住的。

  语文学习从我自己的角度,是个很笨的科目,读书读的多的,肯定比少的要好,读书记笔记的一般比不记笔记的要好,读书读得快的,都不会比读书读得慢的差。基本从小学开始,我就一定会保持自己在小伙伴之中,至少读书这方面,做到最多,最快,最勤。你肯定要问,我怎么知道自己读的最多?小孩子的攀比心可强嘞。农村出来的孩子,家里有专门的写字桌的都少,大部分的家庭,吃饭打牌写作业都之中在一个狭小的茶几上,更别提我家在小学就有的两个巨大的书架。小时候记得自己特别狂妄的找到语文老师,说,你看的书还不一定比我多呢,记得当年的语文老师一脸哭笑不得地说:你要是能每次语文都考第一,我就信你。可是整个小学阶段,语文成绩也没怎么摸到天花板,现在狂妄的想想,可能真的是因为没什么内容,到后来语文越来越好,反倒是没有怎么错过语文的第一了。可是想想老师到现在离开我已经8年了,我非常非常的思念她。甚至到现在都不敢听到任何有关她家人的消息,负责的话,那个橙色夏天的午后,都会成为我带着糊味的梦魇。

  你瞧,说到这儿我已经有点儿混乱了,接下来我按时间顺序来讲讲,很可能全程发散思维不知道发散到哪儿去了,就且当追书吧,我且说着,大家就且听着。

点赞 2

  一更:

  小学篇:(一)

  在那个可以用1块钱填饱肚子,盒饭一份2.5,一个大饼抹辣酱都能惦记得一上午的课上不安生的小学时光里,很明显,物质生活的匮乏足以大多数学生对书到底是种什么东西,开卷有益到底啥是卷有一个概念,产生极大的疑问。所以在当时的我们看来,一本书10块钱意味着一星期的口粮,而且是用这一星期的钱,买的是一个不知道到底有啥用的书。到现在我都记得二年级的时候去同学家里玩,同学把教科书当卫生纸的场景。

  至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妈这点做的很厉害,她分门别类地把我所有的教科书,课外书,辅导书,以学期为单位,用她的鞋盒子,安安静静的装了起来,看起来非常壮观,事实上,现在我回家仍可以随时找到任何学期的任何一本书。当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地知道,高考对我人生的前二十年意味这什么,面对满满一墙的书(机智的人可以猜猜我妈到底有多少鞋盒子),每次都是感慨万千,我能轻易地找到任何时间点的我的书。初一到初二的书,装了20盒子,属于现在也不愿意看的,我妈给起了个名字叫“二十黑煞”,具体为什么,我后面会说到的。

  从小呢,我就形成了一种对于我爸妈的超强崇拜,当然只是停留在看书方面,为什么呢?这么说吧,我们家有3个版本的三国演义,2个版本的水浒传(印刷版本,内容基本一致,但是印刷不太一致),不夸张地说,随便找到一个版本,翻开任何一页,我爸都能当时开一场评书专场,也是这样的一个习惯,小时候对于这两本出现在《高中推荐课外读书》的四大名著,基本上小学三年级已经烂熟于心,反而是现在随便提个姓名,都分不清个子丑寅某了。小时候最常出现的场景,就是我爸随口提一个人名,我必须说出三个典型事件,要不这块宫保鸡丁里的鸡块,就离我而去喽!再后来,就是接歇后语,接谚语,接名句,到现在我都清晰地记得,某一次,我爸洋洋得意地考我“公共厕所扔炸弹”之后,我妈迅速晴转多云的脸,当然我爸后来刷马桶的惩罚算是完美地回答了上面歇后语。但是吧,时间一长,人就容易叛逆,老被出题,心里自然是不爽,所以我就想到了要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的手段呢,主要分为三种:①编名字;②编名著;③看外国名著。到了高中,好多诗文都背不出来,想必是因为小时候喜欢胡编乱造这个臭毛病。当然这个毛病在大学的时候得到了一定的升华,后面我也会在提到的。当时走了个小小的弯路,可能确实是出于一种远不饱和的心理状态,比起慢慢的啃原著(真的当时大多数的书买了前40页看完就啃不下去了,而且和其他人口味也不太一样,马克吐温,契诃夫我都看不下去,莫泊桑看得起劲,到后来五年级以后,才开始正式地读所有能找到的原著),我选择了另一条路,看那些名著推荐类的书,纯粹真的是为了出去吹牛,不求甚解,花最小的力气,获得别人最大的崇拜感。当然,借由简单的介绍也会燃起我对原书的巨大兴趣,把书读完,但是现在能还愧疚的是,我吹的牛比我完成的事,可能要大很多。

  可能和很多人不一样,我特别特别喜欢去姥爷家里玩,基本是一到了放暑假或者放寒假,整个假期都会泡在姥爷家。那边有我熟悉的父老乡亲,哈哈,当别的孩子顶着巨大的日头,在田埂溪边瞎跑的时候,我们乐此不疲的活动,是有奖知识问答,有一个大我们5岁的大哥和一个大6岁的大姐,和一群相似年龄的小屁孩,每次活动都是办得风生水起。到后来甚至成了指定教材,定期测试的节奏,想想总是幸福异常。那时没有空调,但拉起窗帘,屋内就变得清清凉凉,那时也没有电脑,一群人围着一圈,跟着胜者蹭电视;那时候也没有手机,出门疯跑,一野就是一天;那时候河大多用来洗澡,清粼粼的反光照耀满嘴的清香;那时候,最喜欢发呆,口水淌出来了,脑海里都还是跃动的文章。(未完待续)

点赞 1

tina1975 发表于 2017-4-14 15:41
草帽1号是哪个老师?
现五年级王策老师哦~
点赞 1

本帖最后由 草帽1号 于 2017-4-18 16:19 编辑

小学篇(二)
       书说上回,如果说之前,我爸是我的天然偶像,我妈提供技术支持,仿佛一切顺风顺水,但是事实上,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想象的那么轻松,基本从小到大,我妈对我的读书基本采取的就是一个,多鼓励,多支持,不发言,慎花钱的政策。首先,我妈并不是那种我喜欢就买买买的状态,现在回来想想,除了确实书比较贵,买一两本确实是不小的花销之外,她在想方设法培养我的一种购买观,即使是对于书而言,喜欢不代表好,好书不代表值得买,买了就得有价值,既然买了,我不强求,但你要对买的书负责。
       这就出现了一种情况,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在了解书内容和价值与否。一方面,我会偷偷摸摸地在书店的时间内,把喜欢的书看完,这些书里包括一些所谓畅销读物,漫画,等等,然后我会花同样多的时间,获得对书的认知和感觉,同样还要面临最后的一个环节,就是说服我妈给我买这本书。我觉得可能相比很多同龄人的成熟点的地方在于,脾气火爆的我妈,肯定对于撒泼打滚完全免疫,一般可怜的小眼神儿在我妈那儿多半也会碰钉子,所以我必须像电视推销购物一样,一方面一定要全程表现出我对这个数的渴望,和收藏,一方面就是这书到底好在哪儿,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为什么他的购买价值超过了我的购买阈值。所以就这样一个情况,用现在的话说,我有这么一段时间,是镇上书店的网红,如果您能在酷暑严寒,午后晌天,看到一个只有半人高的小胖埻儿口水横飞,滔滔不绝却又条理清晰从而显得卓尔不群地在说服另一位女士买一本书,很明显,那不会是卖报的小行家,那多半是我。
        当然这种说服,从很大程度上是极其痛苦的,我妈经常一言不发,回我一个,“没门儿”,“所以呢”天啊,“所以呢”这对一个孩子真的是极大的伤害,我之前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跟你解释了半天,你是说,“所以呢,所以我刚刚的话都是前奏?都没有说服力?”。这带来了两个后果,长到这么大,我很少拐弯抹角,相对来说,更喜欢直来直往,条理有序;另一方面呢,确实对于花嘴皮子的工作,确实有些得心应手。做老师之前做售货员,做猎头,跑业务,各处去做学习演讲,都多半得益于这时候就开始的积累,我并不能说,我现在某些特质一定来自于此,但至少他体现了某种更早的预兆性。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能说的人,语文好不好,其实我觉得,能说的人,爱说的人,好说的人,至少从齐平线的角度,相较于其他不说,不想,不传达的人,更有潜质,花同样的力气,也许能获得更好的效果,说白了,他身上传递着一种更好的气质,但是这种能说的气质也有可能成为阻碍你成长的障碍。
       没有孩子不爱看动画片的,真的,我觉得真的家长孩子们应该好好的辩证地看动画片,事实上,从劳动力,生产力,创造力,动画这种二次元艺术真的比现在很多的严肃艺术,能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帮助。我从小接触的动画片,那些甚至被家长们说之为荼毒的动画片,真的极大地开发了我的想象力和思维能力。从三年级开始,我就开始花时间,续写七龙珠,续写光能使者,续写圣斗士星矢,从小到大这些年,但凡看到的动画片,全被我写过外传,续传,前传,二人转。写完之后,绝对不能敝帚自珍,一定要和同志们分享,所以极大地推动了作为话题中心的能力。也许就是那时候,就产生了一种相声演员的特质,所以前些年当网上突然火了啥“评书版的《海贼王》”,我不禁一笑,这种事情,在我岁数还没到二位数的时候,就已经干过了。当然了,这种情况,会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就是,当大家都只对动画片感兴趣,而对其他没有感觉的时候,知识构架肯定是不够的,而且如果群体不变,内容不变,很明显这个小圈子会变得越来越无聊,越来越没营养,所以从这个角度,倒逼着我或者其他的人不断地把内容进行迭代,从趣味性,知识性,丰富性都提出了极大的要求,也是因为这个,身边确实有很多非常非常能说的人。
       说实话,说到这儿,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又已经跑题了,至少有点偏离了我一开始的初衷。还是有点跑题了,下次的话我开始谈谈我小学的语文老师,希望不要再偏题了
点赞 1

本帖最后由 草帽1号 于 2017-4-20 11:56 编辑

小学篇(三)
      这么多年的语文老师,感觉最好玩的就是,老师的年龄真的是逐级递减的,越小时候接触的语文老师,岁数越大。
      最小的时候,幼儿园的老师,已经在幼儿园教育界耕耘了20余年,全村所有的后生都是她曾经的学生,年纪越大,脾气越大,幼儿园在东村头,每早在村头招呼一声,上课啦,西村头的小孩子,3秒擦干鼻涕抓起包就往幼儿园跑。整个幼儿园30个孩子,平时上课真的连个屁都不敢放,气儿喘大了,都会受到杀人的目光。可以这么说,小时候的我,对老师这个概念,应该是最可怕的人,没有之一。她不允许你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仿佛她对你喜欢的事情有着天然的厌恶。听不懂就是笨蛋,她喜欢听你说,好的,她不喜欢听你说,为什么?她似乎对自己的孩子最凶,她在你面前和家长面前完全不一样的样子。我真的无意对我幼儿园的老师有任何的指摘,但确实当时是这样的,当村西头开了另一个幼儿园之后,她的幼儿园很快就不再开了。她在村子里也属外来人,本地亲戚不多,当幼儿园不干了之后,她就搬到了别的村子里。
       小时候我属于特别喜欢上学的人,我妈早早地就把我送到了幼儿园,幼儿园我上了两年,再加上本就是小生日,哪怕是幼儿园的稚童里,我也是看起来最矮小的那个孩子。小时候哪懂什么读书,更多的时候,都是咿咿呀呀地跟着叫,小时候,就这一句“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每天早上都读十遍,到后来硬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天安门是管太阳的,每天他让升,太阳就升了。我就好奇,热不热,那是谁管这个活儿呢,万一管这个活儿的大叔睡过了头怎么办。各种替太阳纠结。那时候,书上的图画,都能勾引起我遥远的幻想,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容易发呆,到现在也喜欢发呆。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老师上课的速度和量都是非常迅猛的,那个时候也说不上有什么比较流行的幼儿教材,她就用小学的教材给我们上课,而且她上课的速度,基本上是不管大多数人能不能理解,一天走两课,我印象特别深,就拿路这个字的写法来说,幼儿园的时候第一次学,等我再见到它,已经是小学二年级了。所以说这个量,肯定是非常够的。以至于我在小学的前两年,语文对我来说都是过于简单的,因为相当于重复三次学了同一个东西(我之前幼儿园上过两遍),而且速度还很慢,这也是为以后的语文学习占得了先机。
       估计到了这儿,有人就开始觉得,是不是我是非常支持提前学习的,实际上并不是的。当时班里有一个同学比我厉害,基本属于数学和语文都能稳稳地压制我的那种。当时的我们是上学,都是要走,幼儿园,学期班,一年级这样的一个流程。当时的幼儿园老师无数次的和我们的家长,说,应该跳级,学前班没用,直接应该去上一年级。他的家长信了,而我妈没有听,这也造成了我们两个到后来完全不一样的学习轨迹,说来真的让人唏嘘。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说,提前学习,超前学习不好,但是我真的觉得,重复学习,其实是有一种巨大的力量的。把一个东西,重复的学习,真的就没有意义了么,相同的题目做多少遍就没有新收获?这肯定不是的,现在我作为一名数学老师,对我来说,大多数的题目,我都做过5,6遍,教都教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但是我仍然能够每次都获得全新的认知,全新的思路。学语文就更是这样,哪怕是一篇200字的小短文,我不相信写三次能写得一模一样;一篇文章,读七遍还能遍遍同质;一首古诗,每次吟诵脑海中的场景还能一致。
       踏踏实实的重复学习能为原本单薄的理解带来迭代的作用,语文是个非常非常靠积累的科目,这积累既包括广泛涉猎的广性积累,更包括,重复地带的铺垫积累。我身边有u很多语文特别好的人,谈什么魏晋风骨,唐宋风骚,博览强识都谈不上,但是语文就是好。一方面,这些人眼里,语文和其他科目没有巨大的差异,没有当小作家的心思,那用数学的认知,练习,做题,笔记,依然能学好;另一方面,切忌觉得自己看的书越多就看得越远,走得越远,说实在的,现在常常有些不好的风气和鄙视链,看唐诗的看不起读现代诗的,读经济学读物的看不起读鸡汤的,琢磨文学名著的鄙视沉迷武侠小说的,在我看来,在读书真正给这些人带来知识的满足感之前,填满他们的往往是虚无的狂妄以及一些自视高瞻远瞩的滑稽。
        重复学习从很大程度上能让你有一种积累的充实感,因为他的操作性质决定了他帮助你在学习过程中,是朝下看,而不是东张西望,茫然四顾。
      (越写越发现,想说的东西很多,所以,目前的14更不一定能满足我的要求,所以我可能会多更一些,当然整体走的还是这种散漫路线,我尽量不拖更,非常感谢有的家长和孩子的持续关注,文章写得又臭又长,好在写文章的人没有这些毛病,我们下回再见!   
点赞 1

本帖最后由 草帽1号 于 2017-4-26 18:10 编辑

小学篇(四)
      小学一二年级的语文老师,是一名即将退休的老教师。教学经验丰富,桃李满天下,校长见着都得喊阿姨,小时候甚至觉得她已经70多了。当然这有些夸张了,上课的时候经常口头禅经常是:你爸爸小时候啊,你怎么跟你妈小时候似的……诸如此类。这位老师,承包了我小小时候的想象力。可能确实是因为小,老师特别喜欢让我们读课文,真的是特别喜欢让我们读课文,最早时候一节课的时间是45分钟,一篇短短的课文,我们要拼命地读,翻着花样地读,调整情绪地读,翻着跟头地读,打着呼噜地读,跳着舞读。对于我们班里的几个读课文读得特别好的,总是分外的严格,同样每每出去的时候,也非常以我们为傲——我们班可是有几个神童,课文读得特别好!仿佛只要能读好课文,成绩就一定没有问题似的,事实上,确实也就是这样的,当年所谓的学习好的孩子,其实只是一群在积极性上或者在态度上更自觉的孩子。小时候,这个行为能组成我全部的狂妄的理由。现在想想自己小时候,在2,3年纪的时候,应该是更接近众多文艺作品中的小恶霸的形象,狂妄得一塌糊涂。在老师的指导下,那两年着实是帮着学校在区里,市里拿了不少的诗朗诵的奖。结果就偏偏在学校里一次第一都没拿过,想想也是太得瑟,从来不做准备,张口闭口就是别人跟我不在一个档次(虽然现在这个臭毛病还没有改好)。
       从小可能我就跟别人不太一样,当别的孩子,中规中矩地花时间绘声绘色,摇头晃脑,唇红齿白地有感情朗读时,那时候个头儿还不高的我却偏偏喜欢故作深沉,压低嗓音,把感觉往糙了,往深沉了走。当时啊,办理的小姑娘们都说,我太装,小孩装大人,单纯装成熟,当然更多地在大多数孩子看来,我这种读课文方法,一点儿也不好,不好听,也不清晰,老是让人想起黑山老妖。我跟大家说我是看电视剧三国演义学的,大家也说我装。反倒是我们的老师,她一直都在支持着我,她说:总得有人和别人不太一样,要不然怎么找到好苗子。这极大的激励了我,想想这么多年,其实真的很多时候,在花力气故意和别人做得不一样,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站在大多数人的对面,别人不愿意花力气去了解你,因为大家觉得你跟他们不一样,从读课文,从行为习惯,从体型,和你全都全都不一样,而且这个人还狂妄地要命,怎么会有人愿意搭理你。然而相反的是,我朋友超级多,究其原因,你懒得来了解我,那我就把我展示给你不就得了。用当时老师的话说,从没有见过表现欲这么强的小学生,啥都跟着掺和,啥都敢说,啥都敢做,跟谁都是自来熟。之前说过我生日相比其他孩子比较小,所以当时全班认了几十个哥哥和姐姐,就有一个人,既不是我姐姐,也不是我哥哥,因那个同学是我大姑。跟我住对门住了好几年了。
       歪回来啊,要说当时这个老师对我最大的一个帮助是什么,其实我觉得就是对读,这个行为的理解。到现在,我都秉持一个观念,不能好好地读出课文,谈什么理解。这期间的滋味,轻声细读不同于饱声朗读,饱声朗读不同于大声放读,每每读个诗文,读个散文,都能把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打小儿眼角就不结实。这些年做的准备,都在我大学做话剧演员的时候得到了最大的释放。文本怎么读?文本还能这么读?文本的每一个字都随着我的声音在胸怀里起伏。感觉就是,文字像是满满的黑发,我用读课文的方式,把头发一次又一次的飘洒,再用相机抓拍下轻发飞扬的最美的时刻。每个发梢都坠着晶莹的露珠,露珠折射着耀眼的光。
       比起幼儿园老师,我更愿意承认小学1到3年级的这位孙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她的教导,奠定了我到现在都仍然存在的很多语文学习习惯,多种方式多层次地诵读和理解文本,保持理性的固有有点,不盲目地去追求和别人的相似与相同,大而化之地从整体去理解文章,与别人交换我的意见。虽然教我们的时候岁数很大了,坚韧却不古板,比我后来认识的大多数老师都更加地理解小学生,更加注重语文原生魅力的影响。(当时语文好的孩子,都会被老师选去参加语文实践的课外班【类似语文竞赛】,而当时带我们的是另一个班的语文老师,我险些因此放弃语文课,真的是不喜欢,后来这个老师也喜欢用我们班上实验课,真的是痛苦)。几十年的教学生涯在我的语文老师身上留下的不是疲劳和沉闷,相反的,却更应该是每届每届的孩子,发自真心的爱。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老师,她说我没有走文艺这条路,她很可惜,她很想念我小时候给她读的巴金的《日出》,我就给她又        读了一次,她说,不一样了,长大了,我不懂老师这句话的深意,心里总有块石头,下不来。高考语文成绩下来的时候,我带着成绩去给老师看,老师有一种不知所措的开心,当时我就抱着老师嚎啕大哭,不断地说谢谢,说谢谢。我特别害怕突然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老师不再记得我了。我没办法再说出老师对我做的所有好的事情,说实话,真的想不起来了。这二十年,人生中真的遇到太多太多的老师,我没有这个能力记下所有的事情。
       但我总记得,在《日出》里那个被晨晖照耀的海边,笑呵呵地向我走来,怀抱里藏着阳光的老师。
点赞 1
普通帖

席宸裂墙推荐!如果写的不好从此不再有席帅!
点赞

这样的书我愿意去追!
点赞

席帅推荐的文章就是好!
点赞

策策老师文理双全

来自: iPhone客户端
点赞

Megan630 发表于 2017-4-13 18:29
策策老师文理双全

哈哈,我会继续加油的!
点赞

席宸裂墙推荐!如果写的不好从此不再有席帅!
点赞

草帽1号 发表于 2017-4-13 17:03
很明显,这并不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标题,从效果达成的角度来说,也许并不使人满意。事实上,一直想要 ...
继续加油:)
点赞

草帽1号是哪个老师?
点赞
点评

席宸 发表于 2017-4-14 15:53  详情  回复

现五年级王策老师哦~


我总结了一下,父母引导很重要,天天捧手机的父母可以站墙角反省去了!

来自: iPhone客户端
点赞

Megan630 发表于 2017-4-14 16:30
我总结了一下,父母引导很重要,天天捧手机的父母可以站墙角反省去了!

您有心了,,哈哈
点赞

期待着新一章的更新!
点赞

相关推荐
反馈 顶部